白皙的女子的手跟古铜色的深色的男人皮肤的颜色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江惟棣伸出另一只没有被穆弯攀附的大手,将女子的手拿了下去,“行,明晚再聊。”

男人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去。

穆弯看着他的背影,只是在深思一个问题,大金主,到底生气没有?

江惟棣快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冲上二楼,就把某个很不厚道在阳台上偷窥的男人给拽进了屋里。

“商周!”要不是因为江惟棣在楼下不小心看见了自家楼上的那个男人,他表示自己说什么都不可能拍掉了穆弯的小手。

商周笑得一脸不怀好意,“不错啊,那小姑娘挺标致啊!哪家的姑娘?”

江惟棣白了他一眼,“警告你别乱来,穆锋的小妹。”

上一秒都还在笑着的商业巨鳄顿时一愣,“穆锋?他妹?喂,江惟棣,你别说你是认真的。”到底是老友,商周很多时候还是很靠谱的。

见江惟棣点头,他抱头哀嚎一声,“兄弟,任重而道远,你要是能把穆家的姑娘娶到手,我就在这前面的沙滩上裸奔!”

江惟棣扯了扯嘴角,“记住你的话,到时候我一定把所有的娱记都请来。好了,你现在可以滚蛋了!”

某人下了逐客令。

——

因为在家门口遇见了江惟棣,穆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这十二月都已经过去了半月,但是她都还没有把大金主的东西画出来,问题是没画出来就算了,她都已经收了大金主的两万块的预付金了。怎么想,穆弯都觉得这件事情是自己不厚道。

愧疚地不行,穆弯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关进了画室。

这里的东西都是一应俱全,穆弯从土豪二哥的手里要来了永久居住权,那自然什么都要布置到跟她的心意合拍。穿了一件深色的围裙,穆弯准备先打好草图,想到是给老年人庆生,根据江惟棣的话,江母的生日是在下月,正好今年春节就是一月,穆弯想要给她一副喜庆的带着节日气息的油彩。

传统的穿着红色棉袄的,手里拿着糖葫芦的胖胖的小孩,身后是漫天的烟火和爆竹,人声鼎沸。

反反复复修了好几遍,穆弯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感觉到肚子饿了,走出画室一看,不知不觉,时间都已经晚上十一点过了。手机一直扔在卧室,穆弯拿起来一看,差点被屏幕上的轮番轰炸的消息吓得扔掉电话。

好像有什么东西她又忘记了.......

火速戳开电脑,穆弯上了yy,然后进了房间。

一进来,她的马甲就亮了。原本房间里就有两万多的粉,管理已经快要管理不过来弹幕了,穆弯一来,屏幕上面已经根本没有办法分辨出来任何东西了。

“啊——老子等了一个晚上啊!我的女神终于出现!鸡冻!给我来一罐王老吉!”

“女神!求正面!背影美呆了!”

“求正面+身份证!”

“我的大本命啊!救命,我要窒息了——”

“湾湾,你咋不开麦啊啊啊啊啊!”

“示爱贴,大粉红,看我看我看我......”

山中一剑已经在频道里喊话了,“湾湾,怎么这么晚,开麦啊!”

穆弯开麦,“晚好,我是湾仔老妖。”她声音带着隐隐的笑意,跟平常配音的清冷有那么一点点不同。

她一开头,弹幕就中毒了……

“啊——开口就酥了怎么办,女神,我中了媚-药!求救!”

“已经脱光躺平,求临幸.......”

“死而无憾,湾湾女神我爱你!”

穆弯干咳了一声,“刷屏就要禁言了哈。”

然后,诡异的,屏幕上真的就正常了。

偶尔飘过了几句我们都很乖,女神讲话吧。

穆弯勾了勾唇角,“今晚有点事情耽误了,嗯,不多说了,就祝神木十周年快乐吧,希望大家以后多多支持。”穆弯原本就是打算说两句就下去的,“很晚了,大家也早点洗洗睡了吧。”

然后,她就下麦了。

穆弯一离开,粉丝看见那马甲亮着的小灯熄灭之后,顿时就炸屏了。

“啊,不要啊,就两句话啊,女神,你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