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惟棣绝对是拥有一张整体审美水平偏上的脸的男人,但是,他也绝对不是好看到人神共愤,以长相闻名的男艺人。既然是影帝,能够出现在夏纳国际电影节上的男人,演技炸天是不用多说,世人的眼睛都还是瓦亮瓦亮的。但这个男人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绝对是他那一身气质捕获了众人的视线。

有些人就是有这种魔力,天生的发光体,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赚足眼球。

穆弯记得当年江惟棣因为《刺杀》这部电影出席威尼熊国际电影节的时候,一波狂热的粉丝几乎快要把某涯上一专门为这个男人开的帖子盖上天了。

其中,一网友用了特别煽情的文字这样描写这个男人——江惟棣就是那个披着一身清冷的月光从画里走出来的美男子。

好吧,穆弯承认这个比喻实在是酸掉了牙齿,但不可否认,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能够给人这样的感觉,尤其是,现在。

发现自己好像已经看得入神,穆弯有些微微不自在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穆弯觉得自己应该忘记那天暮色正好的晚上,自己在一不小心犯了花痴之后,江惟棣看向她时那似笑非笑的目光。

每每想起,就觉得微微窘迫。

穆弯第一次见到江惟棣的时候,就是过年的时候她跟着穆锋去外面聚餐,然后很偶然地遇见了江惟棣。她原本就不是很关注那些电视电影,对那个男人也没有太多的了解。

因为没有兴趣,加上家庭的原因,她不是太喜欢跟公众人物相处,自然是也没有怎么留意那个能够随时引起粉丝尖叫的男人。来海口的这大半月,遇见了江惟棣几次,穆弯发现,那人是真的好看。

怎么说,还是越看越好看那种。

甩了甩脑袋,穆弯强迫自己静下心来,认真给现在摆在自己眼前的这幅油画上色。

昨天穆弯把自己电脑里的插画发给了许倩倩,几乎是一周都没有怎么休息,终于把来海口的这件大事给完成了。剩下的时间,穆弯就打算好好的将自己在江惟棣这里接到的这单生意好好完成。

她其实也算不上资质特别好的学生,但穆弯是个上进的人。在学校应该学到的技巧,丝毫不落地都学到了。剩下的,就是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沉迷在画室中整整一周,几乎是完全切断了跟外界的联系,穆弯终于腰酸背痛地从画室里出来了。

没有灵感的时候,没有想象力的时候,她就静静地坐在木板前面。她的观念跟一般人微微有些不一样。在穆弯看来,冥思苦想,总好过没有意义的放松。

头发都还是一周前洗的,现在都已经油的不成样子了。上面还有一些颜料,穆弯直接泡进了浴缸。实在是很想睡觉,穆弯觉得自己抬手都已经很费力气了,艰难从水里爬出来,然后吹了吹头发,就倒上了床上,蒙头大睡。

极度透支体力和脑力,穆弯这一觉睡得很沉,十八个小时后,她终于被饿醒了。

不堪回首的十二月的最后两周,穆弯想起来的时候,躺在床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是很累,但是完成了自己手头的工作,还是很漂亮地完成的时候,却是无比令人感到舒畅的。

穆家的某家长从小教育孩子的名言就是:年轻人,最不缺的就是力气,用完了,睡一觉,又回来了。

肚子饿,可是也不想起床,穆弯觉得自己已经长在了被子里了。这样二十度左右的温度,对她而言实在是人间天堂啊!床上自然是天堂中的乌托邦啊!拿起手机,一个礼拜没有用电话,居然都还有百分之二十八的电量。

微信上有人给她发消息,一看是将军夫人发来的消息。

穆弯几乎是一下就从床上跃了起来,然后坐得笔直,拿着手机认真看着。

没办法,这举动几乎就是潜意识的,哪怕是现在根本都没有人在她面前,但是她都还是觉得就算是隔着屏幕,电话那边的人都还是能够看见她。

将军夫人是穆弯给她母亲的别称。

将军夫人:后天元旦,你人呢?

一看时间,穆弯头疼地想要大叫,是今天早上七点钟,而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过了。

她急忙回复:在外面谈一笔生意,元旦保证回家!

穆母几乎是秒回了她:早点回家,你爸和你哥哥的已经回来了,就你不在。

穆弯揉了揉脑袋,一再保证自己会在元旦节之前回家。

她跟许倩倩已经接洽完了,最后就只剩下把画室里的那幅油画交给江惟棣了。原本穆弯还想要上上微博,一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干脆直接给江惟棣打了电话。

穆弯完全就是想要将手里的工作尽快处理完,打电话是最便捷联系到那个男人的方式,可是,当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等待的嘟音后,穆弯就有种想要挂电话的冲动了。

自从那天晚上跟江惟棣一起吃了外卖之后,两人都没有什么联系。那晚的气氛实在是太古怪,她可不想要再去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