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穆弯就被耳边的闹钟吵醒了。睁眼一看,才早上七点。平常这个时间,她一准儿都还在睡懒觉,但是今天可不一样,又不是在她那个与世隔绝的小公寓,穆弯规规矩矩就起床了。

梳洗完毕,下楼,果然将军一家人都已经起来了。

看见穆弯慢腾腾地从楼上走下来,将军大人抽了抽自己鼻梁上的老花镜,声音中气十足,“弯弯,下来啦?”

穆弯走到将军大人身边,“爸,早啊!”

将军大人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不早,都七点半了。这个时候,部队的那群年轻人都围着操场跑三圈了!”

穆弯觉得这话太耳熟了,怎么那么像广告台词?得了,您的兵现在要是都围着地球跑三圈我才服气!某弯心里诽谤说,可面上还是恭顺地很。她可没有忘记上一次回家,忘记调闹钟,一觉起来都已经九点过了,然后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将军大人的警卫员每天早上五点半雷打不动给她连环夺命call。

那日子,回忆起来都觉得很酸爽。

“对了,昨天你二哥是带着你去见他的那帮狐朋狗友?”将军大人把手里的军事报纸朝着茶几上一扔,目光如炬,看着端端正正坐在他面前的穆弯。

穆弯摇头,“我给他还海口房子的钥匙。”家里是知道上月她在海口的事情的,这个借口倒也不算是蹩脚。

唯一的知情人...穆弯悄悄看了眼她家大哥,后者依旧是一副稳如泰山的模样,就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谎言一样。

“那就好!”将军大人说。

穆锋是穆家的异类,形势放荡不羁,从小都不知道被穆弯的二伯打了多少次。后来,在全家都以为他在国外读研的时候,他不声不响地混进了娱乐圈。

虽然穆弯的二伯是做生意的,但是也没有想到穆锋会那么脱跳,居然混进了娱乐圈。那一段时间,穆弯还在念高中,家里还真的是腥风血雨。后来她这个二哥也算是有本事,很快就混出了名堂,可是,老一辈心中,尤其是在穆家这样的家庭里,始终都带着一分偏见。

吃了早饭,穆将军接了个电话,然后抬头,瞟了眼坐在沙发上打消消乐的穆弯,又对着电话那头说了几句,这才挂了话筒。

转过身,将军大人就发话了。

“中午在外面吃饭,晚上跟你二伯一家吃饭,都把时间空出来。有什么安排,明天再说。”下命令下惯了,即便是在家,穆将军的作风依旧是跟在部队是一个模样。

穆弯瘪了瘪嘴,“是。”

穆丛伸手揉了揉一旁妹妹的脑袋,“眼睛盯了那么久,看看别处。”

穆弯:“.......”

要是知道今天中午的这顿饭这么有“意义”,穆弯说什么都不会来的。

金碧辉煌的酒店的大厅,不论是地板还是墙壁,还是天花板,好像都能够照出人的影子。亮晃晃的一片,穆弯敛眉跟在穆保家身后,心里犯着嘀咕。穆将军不是一向不喜欢这样奢侈的地方吗?今天怎么就破例了?

当走到包间的时候,看见里面年轻的男子的那一瞬间,穆弯有点像想要夺门而出的冲动了。

“哎哟,老领导,好久不见!”已经坐在席位上一个中年男人站了起来,还有他身边的那位妇人。

穆将军朗声大笑,“郭兴啊!不错,不错,是很久都没见了。”

这名叫郭兴的男人穆弯的印象不是很深刻,不过看着她家大哥那么熟稔地喊着郭叔的时候,穆弯也知道这个人曾经也算是她们家的熟客吧,她也跟着乖巧地叫了人。

“弯弯又长漂亮了!”那中年男子身边的女子夸赞道,她是郭兴的妻子李芳。

将军夫人嘴上谦逊说哪里哪里,眼睛里却是盛满了笑意,看着坐在一旁不怎么说话的年轻男子,开口说:“郭理这些年也长大了啊,模样英俊,性子我看也算是很沉稳,我们家弯弯就是太跳了啊,就是需要个人来镇住她。”

那妇人抿嘴笑了笑,“钟姐姐你又说笑了,我看啊,弯弯不错,模样好,也懂事,嘴巴也甜。”

要是现在穆弯都还不能肯定今天中午是来做什么的话,她真的是白活了二十多年了。穆弯看了眼自己身边坐着的大哥,穆丛一脸正经,正安静地听着家里的长辈说话,也没有要插言的意思。

她瘪了瘪嘴,伸手戳了戳穆丛,小声说:“凭什么你不去相亲?”心里那句话没有说出来,你明明都那么老了,为什么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