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弯心里又是生气又是害羞,干脆扭头看着窗外,也不说话了。

而江惟棣,余光则是一直都落在了女子的侧脸。

好看的弧度,勾勒出好看的轮廓,他看不厌。

江惟棣真的把车停在了江边,在大桥下面。

这个时间,几乎没有什么人。

穆弯还是撇着脑袋,看着窗户外面,没有要跟他撘话的意思。

江惟棣有点想要抽烟,但是摸烟的这个动作,在两秒钟之后就放弃了,车里都还有一个人。“弯弯,还在生气?”

脑袋抵着车窗的女子没有回头,语气有些幽怨。

“江惟棣,这是你选的约会的地方吗?”她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

江惟棣有些一头雾水,“怎么了?这里?”

他知道现在小女生都喜欢看韩剧,最近大火的《鬼怪》里面孔刘跟金高银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不就是海边吗?那画面,浪漫唯美,在某涯上还专门有人开设了一个这样的话题呢!只是现在没有海,那就来条江吧?

反正,影帝自认为自己还是考虑得很周全,选择的地方,做的事情,应该都能够激起穆弯的少女心吧?

可是,理想总是太过美好,现实却是残酷的,就像是前面的摸头杀一样。

听见江惟棣语气里带着些许的肯定,穆弯终于转头,眼睛里没有江惟棣以为的含羞带怯,或者是娇羞中含着恼怒,而是有些似笑非笑。继而,他就听见身边的女子开口了,“喂,你不知道这里很适合先奸后杀吗?”

“......”影帝凌乱了,说好的少女心呢!说好的浪漫呢!先奸后杀,这是什么梗?他玩不转了。

穆弯敏锐地捕捉到了身边男人眼睛里的那一丝错愕,莫名的,她的心情就好了起来。

穆弯努了努嘴巴,“你看啊,这里一片漆黑,幽静鲜少有人出没,难道不是.......”

不是后面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因为,穆弯真的看见了不远处的草丛里,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江,江惟棣......”穆弯心里漏了一拍,原本也就只是嘴巴厉害一点,心还没有那么大啊!

男人猛然被一只柔软的小手拉住,春心都还没有荡漾起来,就被身边的女子脸上极力掩饰但是好像并不成功还是暴露了她的恐惧的神色吓了一跳。

顺着穆弯的手指的方向看去,江惟棣冷了眉眼。“别怕。”男人将女子的小手从自己的衣服上扯了下去,然后,伸出自己的大手,将那只小手包裹进了自己的大掌中。

这里是江边的一片陆地,最近几年政府做了一系列的绿化工作,将这一片的江边都种植上了树木。又因为原本都还有些灌木,水资源充沛,土壤还算是肥沃,江边颇是有些芳草萋萋的景象。

而刚才一晃而过的身影,就是掩藏在灌木丛中。

穆弯是联想到了刚才自己的调侃,先奸后杀什么的,现在回想起来,特喵的实在是太恐怖了。变态啊,这么冷的天,在江边做这种事情,还能硬得起来吗?

前一秒还在害怕,后一面穆弯脑中就构思了几个滑稽的场面,不由噗嗤一声轻笑了出来,换来了江惟棣一记眼神。

这不怪江惟棣,实在是穆弯的思维跳跃性太强大了,影帝都已经跟不上了。

穆弯的脸上有些跃跃欲试,她其实还是很怕黑的,但是,现在有了江惟棣在自己身边,她好像心里的惧怕也不是那么强烈了。潜意识里,她觉得没有这个男人解决不了的问题。

“嗳,江惟棣,我们下去看看?”她提议说。

“不害怕了?”江惟棣眉梢带着温暖的笑意。

穆弯咬了咬自己的下唇,难道要说因为身边有个男人所以自己就不害怕了吗?这样是不是太给这个男人长脸了?

不能给男人张脸,只有自己装逼了。

“作为未来的半个科研人员,我想我具有最基本的探索未知世界的素质。”她说完,还有些小得意地扬了扬眉,带着几分傲娇的自满。

无论是什么模样,反正落在江惟棣的眼中,就算是眼屎,也是西施,都是无比好看。

他勾了勾唇角,眼尾处还好像带着不羁的风流,“那我现在有那个荣幸邀请未来的科研精英穆弯小姐去探索未知的世界了吗?”

要是时机不对,穆弯真的很想要大笑三声,江惟棣实在是太上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