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呼吸,混合着他身上的清冽的味道,一同传进了她的嗅觉。

感知,很强烈。

穆弯收紧了下颔,没有接话。

江惟棣轻轻一笑,看着女子倔强的脸庞,还有眼里那么明显的躲闪之意,他觉得这么多年沉寂的心,好像终于慢慢变得活络。就因为眼前的这个女子,撩拨了心弦。所以,这让他怎么能够放开手?

穆弯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这并不影响江惟棣的心情。

男人伸手勾了勾她耳边的长发,将那一缕挽在了她的耳后。男人带着微微的凉意的指尖,轻触到那柔软的耳廓,让穆弯的心顿时就颤了颤。

“不回答,是同意了么?嗯?”舌尖顶住了上颚,用鼻子里发出了最后一个字。

穆弯脸色绯红,“同意什么?”她脑中似乎有些缺氧,这车里的热风开得实在是太足了,她都觉得自己的背心好像都变得濡湿。

江惟棣突然伸手点了点她的眉心,语气有些无奈,“跟我交流就那么难以理解吗?”

穆弯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男人的那根手指上,她微微动了动嘴唇,“别用声音勾引我,这是犯规!”

她说话的时候,吸了一口气,动了动小小的鼻翼,模样煞是可爱。

江惟棣突然就笑出了声,好像连空气里都被感染上了这个男人的三分笑意。他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然后伸手按开了身边的解锁键,转过头,眼里带着璀璨的星光,紧紧地看着身边的女子,开口道:“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吧。”却是决口不再提刚才那么充满了旖旎的话题。

穆弯脸上发烫,“嗯,你也早点休息。”说完,她就像是逃窜一样,赶紧下了车,朝着宿舍门口跑去。

江惟棣坐在驾驶位上没有动,只是眉眼含笑地看着女子远去的背影,嘴角边上的弧度越来越大。

他找了好久好不容易找到她,就算是她不同意,他想,有一天,也会同意。

我用真心换你驻足回头,用耐心守候,用长情相陪,这应该不算难。毕竟,余生只剩下一件事,好好爱你。

穆弯就是冲进了宿舍,那脸颊上的绯红久久消散不去。

她站在阳台的推拉门的一角,悄悄看着楼下的那辆保姆车,依旧是安静地停在楼下,好像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他是在等自己上楼么?

穆弯正想着,大衣兜里的手机就震动了一下。她拿出来一看,是江惟棣发来的短信。

“安全上楼了么?到了就在阳台上给我挥挥手。”

穆弯伸手推开了门,朝着外面动了动手指。

电话在这个时候突然就响了起来,屏幕上赫然显示着“江惟棣”三个大字。她有些手忙脚乱地接了起来,心里有些打着小鼓。

“一直在门后?”男人的声音里面传来的好心情挡都挡不住,穆弯被说中了,耳根开始泛红。

她关了门,倚靠在墙边,拿着电话,“江惟棣,你知道朱生豪吗?”

“嗯?”男人不解。

“好好跟他学学!”说完,穆弯就气愤地挂了电话。这个男人不说大实话要死啊!

而楼下的某个男人,则是很认真地开始上网搜索起来了一个叫做“朱生豪”的男人。

穆弯一转身,就突然看见从她左手边的上铺上掉下来了一个的脑袋。

“武音爱!”她都快要被吓死了。

武音爱朝着她咧嘴一笑,“妹纸,我看你最近内分泌失调,应该是缺男人了。”

“缺了二十五年了。”穆弯没好气地说。

武音爱从床上坐了起来,“所以,你现在是要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穆弯拿着杯子走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水,跟着江惟棣这一路,她有些口干舌燥的。至于原因,她实在是不想要去回忆。

“让那个男人来平衡一下你体内失衡的雄性激素啊!省得你这么清心寡欲的,说不定哪天都要长出喉结了,还有,嗯,你懂得。”她给穆弯飞了一个眼神,还言有所指地看了看她的双腿间。

穆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