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章 及笄之礼(二)(1/2)

红墙绿瓦,围墙高耸,这里是坐立于安陈皇宫之中的御书房。而此时此刻的御书房内却全然没有了往日的静谧,气氛紧绷僵持到了极致。

原因无他,只因为安陈帝国最为尊贵的皇帝陛下正在对他的臣子发怒。

“请问众位爱卿现如今是何用意?难道是要对朕逼宫不成”?宁相思重重拍了下放置着无数奏章的书案,怒目瞪视着底下齐齐跪成一排的大臣质问道。

书案之上连桌上的茶杯茶碟连同奏章文案等等皆是齐齐一跳,好不骇人。

此时此刻的她早已换下了那一身红装,穿起了龙袍将身上唯一的那一丝属于女儿的娇媚也给压了下去,只余下了满身浩荡威严与英气,绝对不会有人会去质疑她便是这安陈当之无愧的帝王。

可她那群底下的臣子却是毫不在意他们的帝王之怒,仿佛自认是一心为国愿以命相荐的忠臣一般,异口同声的齐刷刷回应着他们的帝王这样一句话,“臣等集体恳请陛下立即与三位摄政王完婚,收归政权”。

“朕的婚事朕自是自有主张,由不得你们来多管闲事”。宁相思怒视着底下那黑压压跪倒一片年龄足以做她爷爷的顾命大臣们,气急败坏道。

“陛下是安陈天子,天子之事有岂有小事,能有的皆为家国大事”。老迈而耿直的礼部尚书刚正不阿的抬起了头,丝毫不畏惧他的帝王满含怒意的眼神,道。

“既然知道朕是安陈的天子,那众位卿家又为何不能容自己去自主自己的婚姻?若是,连区区一桩婚事也要受制于人,朕又谈何威慑天下”?宁相思寸步不让,她无法想象自己究竟要怎样才能接受这样一道凭空而降近乎荒谬的婚事。

“此乃先皇遗旨,饶是陛下也不得不从。况且,安抚笼络三大世家并且与之联姻来巩固政权,本就是哪怕陛下身为男儿也是不得不去完成的职责,又谈何受制于人”?礼部尚书肃穆道。

宁相思深吸了一口气,强压怒火几乎是要气得吐血三升。

女子为帝本就与男子不同,况且就算是男帝娶后纳妃也是要在二十及冠以后的,这叫她这个自小受男子教育长大的女子去如何这么快适应去做那样三个男人的妻子如同寻常女子一般去生儿育女呢?

“陛下身为女子,自及笄以后本就该以为帝国繁衍后代为己任。三位摄政王为了陛下已然是整整十年不曾为国尽生育之责,而我们安陈皇室也的确是需要一个真正的男嗣来承继大统。微臣恳请陛下立即完婚,为皇室生下真正的继承人”。宁相思心中怒气尚未平复,古板而保守的刑部尚书便火上浇油珠连炮轰的开始了补刀,道。

“男嗣?真正的继承人”?宁相思拍案,怒极反笑,只觉心中凄凉无比,“朕这么多年做的难道还不够好不够符合你们的心意吗?这么多年以来究竟是谁一直在告诉着朕就算选不得自己出生的性别,但天子就是天子的的?究竟是谁”?

这么多年以来因为先帝的骤然离世和许许多多人的期望与逼迫,她已经将许多本不该由她来承担的东西硬生生的背负在了自己的身上把一切的一切都努力做到最好。

她一直在告诉自己既然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那么她就选择顶天立地代替她早逝的父亲成为安陈的支柱。

可现在那些把自己逼迫到这个位置上的人,却在告诉她安陈不需要她。她的国家天下需要的是一个真正的男嗣作为继承人,这究竟是有多么可笑啊。

宁相思想要发怒,可看着眼前这一片头发早已花白看着自己长大为了帝国付出了自己一生的老迈臣子却终是觉得无力,将指甲都几乎掐进了自己肉里却是什么也说不出。

“陛下,臣等愿以死相荐恳请陛下与三位摄政王完婚,哪怕我等今日集体撞死于这御书房之中也绝不能看着陛下为了儿女私情不顾家国大业重蹈先帝二十年前的覆辙”。作为那群老臣领头者礼部尚书跪在地上,刚正不阿的挺起腰板再度开口,余下大臣皆是随波逐流的一致附议。

“若是三位摄政王皆无异议,朕便准了”。事已至此,她已是退无可退。

他们俨然是早已串好了口供有备而来,宁相思想要反驳最终却只能是苍白的将案上奏折尽数掀翻在了地上,不再多看一眼眼前的一片乱麻拂袖而去。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三十岁的那个女人EXO-M的爱恋迷糊校花惹上冰山王子重生之精灵舞者强扑首长夫人很饥渴王爷,高抬贵手特种兵痞妃:狂倾天下王子,我要恋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