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6章 夺权之争(二)(1/2)

一旨圣谕,昭告天下

女帝宁相思大婚不足十日,京城东郊虽因权臣私怨发生暴动。女帝盛怒随即革职监国丞相,赐死暴动军队首领其余人等皆轻则连降三品重则革职查办,其中甚至包括了女帝娘舅等一干太后母家亲族,一时之间议论纷纷。

更有甚者.....骂声不断,称起忘恩负义卸磨杀驴。

但不可否认的是,便也是从这日起女帝方才从真正的意义上摆脱了三大摄政王的阴影,得到了登基称帝主宰朝政的权利。

寒风凛冽,吹在脸上莫名的让人感受到生疼。

宁相思负手站于城墙之上,目光坚定而肃然。一时之间她竟一下子觉得自己长大了很多,迈出了第一步以后后面的路途也是好像就没有那么难走了。

也不知站在这宫墙之上看了这宫外的海阔天空几时,宫墙内却是缓步走出了一人不蔓不枝亭亭净植一举一止都恰是优雅无比。

是谢止华,这个国家曾经位极人臣显赫一时的丞相。

即使被宁相思当做了这场宫变的第一针对对象,他现下的身份却还是低不到哪里去,他依旧是天下第一世家谢家的家主依旧是当今的女帝的皇夫。

从宁相思第一天认识他开始,他在她心中就一直是个温暖而又遥不可及让人不忍亵渎的人物,而现在宁相思亲手把他拉了下来自己也站到了比他更高的地方,心中却是有些莫名了起来。

“别怕,叔叔会永远保护你。即使你失去的你父皇母后的疼爱,至少,以后你还有叔叔”。

“红豆,不管你想要什么,只要叔叔能够做到都会给你”。

“你不需要长大,也不需要负担太多。只要是你不想做的事情就不做,叔叔会一直站在你这边的,只要你高兴没有任何人能迫你去做不喜欢的事”。

脑海中回荡着过去同谢止华在一起的一点一滴,宁相思只觉得字字句句都皆如刀刃在她心口上不停的剜着肉,只能眼见着自己踏碎了过去的那个自己也踏碎了谢止华。

他们之间的过去皆是已然成为凋零的碎片,让人就此无处可寻。

“陛下喜欢的人其实应该是谢止华吧?”霍苍漠身着盔甲缓缓走到宁相思身后,顺着她的视线朝谢家那远远驶去只剩下一个小点的马车看去。

宁相思却是一愣,好半晌才算是回过神来,垂眸望着鞋面幽幽的道,“其实,我也是刚刚才发现的”。

在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到从前以后,她方才意识到了这一点,原来这么多年以来她对于叔叔钦佩好感尊敬以及坚持不懈的想要去靠拢并不止是她所以为的亲情,而是倾慕之情甚至更多。

原来,宁相思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苏远磐,她喜欢的只是自己想象记忆中遥远的叔叔年轻时的影子罢了。初遇苏远磐时,叫宁相思一见倾心的从来都不是苏远磐多么好看的容貌,而是那一抹酷似谢止华的微笑。

“你是谁家的姑娘,生得这般俊俏竟敢女扮男装来这宫宴,竟也不怕御前失仪”?

“你是谁家的孩子,这般顽劣的上树做出如此危险的动作,竟也不怕出事吗”?

初遇之时的两个笑容,何其的相似,就连宁相思自己都是有了片刻的恍惚分不清到底是哪一个笑容在阳光之下耀眼的照进了自己的心田里去,叫自己晓得了何为最好看的笑意。

“霍爱卿,我们今晚圆房如何”?宁相思叹了口气,收敛心神,于唇畔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转身看向了自己身侧的男人。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若是,一个月之前的宁相思发现了自己心底喜欢的竟是自己一直视如亲夫的谢止华定是会先惶恐而后不顾一切的想尽办法披荆斩棘的忘却一切同他走到一起的,但现在所有的感情于她而言都已不过是多余的累赘。

过去的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尔尔,既身为帝王像成为帝王.....感情不过都是些多余的废品罢了,既选择了这条万人之上的路,就不该寄希望与得到温情。

霍苍漠莫名看她,眸中具是震惊仿佛片刻之间竟有些不认识她了一般,沉寂良久方才勾起了一个讥讽的弧度,既像是在嘲讽自己又像是嘲讽她,“何苦呢?遵循自己的本心难道很难吗?何苦要去折磨旁人也折磨自己呢”?

霍苍漠一向是高傲的,生来便是。

所以,他接受不了一个女人在说了心中已有所爱以后,还可以这么风轻云淡的说出同自己圆房这般毫不在意的话语,这于他来说是一个侮辱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另一个人。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三十岁的那个女人EXO-M的爱恋迷糊校花惹上冰山王子重生之精灵舞者强扑首长夫人很饥渴王爷,高抬贵手特种兵痞妃:狂倾天下王子,我要恋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