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9章 良缘何在(二)(1/2)

宁相思也不问小和尚了,笔直的顺着寺中后门的小道,有些浑浑噩噩的就往齐梦萝所去的那个方向去了。谢止华每回宅在寺中的房间都很固定,也不需她怎么费心去找,便寻到了地方。

可一着急甩开了身后的人手,到了地方,宁相思却又一下子别扭的踌躇了起来,只远远站在门口却也不晓得该怎么样进去。

若齐梦萝和谢止华豁出去了咬定了他们是真心相爱,不承认自己和他的婚约,提出让谢清朗换婚自己又该怎么面对呢?

是成全他们同意换婚谢清朗?还是,强迫谢止华将他捆锁深宫?抑或,干脆为了维护皇室权威直接将他们赐死了当呢?

寺中防卫并不如何森严,环境也是朴素之中透着清减,宁相思站在虚掩着的陈旧木门外,轻轻用手一推门便开了。顺着垂直弧度望去,只见谢止华一身素衣正坐在院中的石桌前与齐梦萝相谈甚欢,脸上的笑容倒是难得开怀叫人一见忘俗。

就连站在院门外的宁相思都被他的笑容所感染,连带着心头一酸一酸的,颇为不是滋味了起来。

她在谢止华眼里,从来都只是傀儡和孩子,不是女人和妻子。

“你是不是有病啊?就这么喜欢折磨自己吗?”宁相思愣在原地,正不知该如何自处之际,身后却是传来了一声低沉的男音,霎时吓了她一跳。

宁相思抬眼一看,却见霍苍漠那张讥讽而又不可一世的面孔,骤然呈现在了自己眼前。惊吓以后又是一阵莫名的心安。

宁相思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线,以一种唯有两人方才听得见的语调,开口道,“你跟踪我?”

“哼。”霍苍漠却是一如既往的,回以了她一声嗤笑,避重就轻的不去回答这个问题,反而反客为主的去问起了她来,“还是,你自己癖好特殊?就是喜欢躲在暗处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旁人亲亲热热恩恩爱爱呢?”

宁相思反唇相讥,“你说的该是你自己才对?”

她至今也还是不能理解,霍苍漠一个劲的鼓捣着自己去寻找真爱,是个什么意图。

霍苍漠却不以为意,只径直将视线凝固在了不远处的齐梦萝与谢止华身上,“好看吗?看着自己脑袋上多出了一顶绿帽子,还不去反击居然就这么站在这里自虐?”

宁相思连眼皮也不抬,“那也是朕的事,同你无干?”

她喜不喜欢什么东西,根本就已经一点也不重要了。重要的唯有握住皇权,若是谢止华执意要与齐梦萝在一起,她无意去阻止徒留一个无心于自己的男人在身边。

宁相思从那谈笑风生的两人身上收回视线,正欲转身离去。霍苍漠却是恼羞成怒的一拳砸在了那陈旧的木门上,致使木门发生了一声“噗咚”的巨响。

谢止华和齐梦萝的视线立即齐齐看了过来,让宁相思连想躲都躲不及了。

“陛下?骁骑王,你们这是?”谢止华疑惑的看向他们,却是赶忙同齐梦萝一起迎了上前来。

宁相思顿觉尴尬,面上却是不漏半分,退无可退便只好转回了扭出去大半的身子,干笑道,“朕与骁骑王闲来无事,左右想着不如进寺中进香来消磨时光。却不想,碰上了安华王与齐姑娘当真是巧合了。”

她这话说来,却也是虚假,整个寺中都被谢家斋下了。又谈何凑巧呢?这明摆着就是告诉人家,她自己刻意来捉奸的。

谎言虽是拙略了些,但她应当也不会有人敢戳破吧。

果不其然,霍苍漠杵在那里虽是一动不动,气势倨傲却是连一星半点动口的念头也没有。

而谢止华,也只是转眼朝她露出了一个一如既往,温柔的只叫人看上一眼便能沉溺进去无限宠溺的笑容,“那倒也当真是凑巧,我还以为陛下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想见到我了呢。”

宁相思目光轻移,淡淡扫过,不动声色却也尽显仪态端庄的齐七姑娘,方才将视线停留在了谢止华身上,“怎么会?安华王如今虽已不再是,我安陈的丞相却还是朕的皇夫啊。”

谢止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仅是笑笑却连一个字也没有同她说。

宁相思看着他,只觉得自己心头一阵发慌,有些不想再同他对视了起来,便低头道了句,“既然,七姑娘同安华王还有事,我们便不再多做打扰,先行告辞了。”

说完,连头也不想抬的,也不等谢止华答复,便急慌慌的拉起了霍苍漠触感略显粗糙的手掌往门外挪去,却不想谢止华一下子追了上来拉住了她的手腕。

“陛下,你头发上沾上了枯叶。”谢止华将她拉到身侧,轻轻从她头顶一动,宛如小时候无数次她玩闹过后,一般从她的发丝里捡出了杂物。

声音更是轻柔地连铁石之心都要被他划开了,这便是谢止华的厉害。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三十岁的那个女人EXO-M的爱恋迷糊校花惹上冰山王子重生之精灵舞者强扑首长夫人很饥渴王爷,高抬贵手特种兵痞妃:狂倾天下王子,我要恋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