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平湖秋凉的夜,老街上暖气蒸氲的摊儿,一年又一年华灯照彻的上元灯节,像梦境影照,在记忆中不断拖长、延展……

那是我的长安,故梦长安。

思儿出阁前夕,我又在长安街头,酩酊大醉。

这一生,我只忠于陛下,但陛下嘱咐我,我生之与诸亲卫不同,他们,可臣服于陛下,效忠于大汉。而我,终之一生,只能唯一女子,马首是瞻。

孝宣皇帝亲托我,他说,时夏,朕之一生,于天地无愧,于大汉无愧,却愧对朕的女儿……思儿自幼长于外室,朕没教养好,她这性子,将来必要吃了亏,你……代朕照看她。

我跪地,谒,臣,遵上谕。

从此,思儿就成了我此生唯一效忠的主人。

她那时封号“敬武”,举掖庭内外皆知,敬武公主不训于教化,十分的顽皮。恭哀皇后早逝,她便成了没人养的孩子。

可她在我心里,一举一动,都是十分可爱的。

***********************************************************************

初见孝宣皇帝那一年,我才十岁。

我们家那时还没荒弃,院子里有打谷的草垛,堆得高高的,他问我话,我死也不答,他忽然便将我举起,往草垛上一扔,笑道:“还挺倔!”

他们是一队人马来的,除他儒雅些,还会笑,后面列队的亲卫个个凶神恶煞,手举火把,火光冲天。

真像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

我爹就被唬住了,抄了家伙要跟他们拼命,他们队伍里出来一个彪形大汉,一把就夺了我爹手里的家伙,架住他,不让他动。

我爹一眼就瞥见了还在院子里玩的我,操起了碎嘴骂娘:“祖宗,欠你的?你不往屋里藏好,赶着上阎罗殿做死鬼啊?!狗娘养的!”

我大喊:“娘!娘!我爹骂你……骂我说是你养的!”

我爹急了眼:“这杂碎、兔崽子,这个时候了还懂告状?!”

他走过来,火光映红了他的脸。

他一把将我往草垛上扔。

疼倒是不疼,草垛很厚。

我能看见他的脸,长得还挺好,清秀儒雅的,不是戏本里说的那种满脸络腮胡子的江洋大盗头子。

我也是奇怪,这种白面小生,人模人样的,干些啥不好,非要去干这种刨祖坟缺了德的营生呢?

我直勾勾地瞪着他。

他也往前倾了倾,就着火光,细细打量我:“瞧什么呢?”

“我、我、我……”我唬的有些结巴,但脑筋还不坏,趁他发愣的时候,抓了一把不知是沙还是尘的东西,一扬手,全给摔他脸上了!然后,麻溜地赶紧跑……

他手下的人像提老鼠似的将我提了起来,狠狠砸回去,这一下力道太大,身后的草垛真给砸了个坑出来,扬起的尘灰盖的我满头满脸……

我爹还在那边骂:“兔崽子!没用啊!平时不是攀墙爬树拆屋顶能耐得很嘛!”

他手底下的人慌慌张张地聚拢,跪倒一片:“属下失职!属下办事不力,该死!”说着,纷纷甩手掌自己的嘴……

我看呆了,这……

这帮江洋大盗规矩这么严?

他走近我。

我吓的不能,忽然灵机一动,想起一个人来,便像抓了根救命稻草似的:“你、你别过来啊!你知道咱邻居住的是谁吗,虽、虽然她已经搬走了……”

他蹲下来,饶有兴味。

“咱二、二丫被人接走啦,你知道是谁接的么?说出来吓你一跳!那可是皇宫里派人来接的!二丫她哥、她亲哥,那可是当朝太子!说出来,你、你怕了么!你是哪条道儿上的,敢在二丫她、她邻居家撒野?”

他微怔,然后笑了笑:“我是二丫她爹。”

***********************************************************************

那天的事情,我记得清清楚楚。

陛下是微服出行的,那帮子江洋大盗模样的人,都是禁内亲卫。

我爹很没出息地跪在地上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陛下伸了一只手给我:“要跟我走么?”

我觉得他先前挺无理的,但……看在他是二丫他爹的份儿上,算啦,我就原谅他啦。

我推开他的手,自己一骨碌爬了起来,拍拍屁股:“跟你走有啥好处?”我本来想装得挺能耐的样子,但不巧的是,该死的鼻涕这时又沓拉下来,我吸了吸,觉得很没面子:“那个……能见着二丫吗?我和她是好朋友!”

“能,”皇帝笑了笑,“不过,得等你长大些。”

“那没问题,”我挺高兴,“我多吃点就成,长快些。”

我们就是这样离开了故宅。

陛下将我们的生活安排的很好,爹有活计,娘能贴家用,我们还住着好大好大的宅子,这些,都是陛下给的。

唯一的条件是,不许我们再回到原来的家。看一眼都不行。

我觉得挺成,反正二丫都不住在那儿啦,我还回原来的家做什么呢?

我并不知道,二丫后来回去过,她找不着我了。

我是真不知道。

***********************************************************************

她是敬武公主,储君捧在手心里的皇妹。

我只能远远地看着她。

彼时我已经是陛下最爱重的亲卫,陛下说,没想这么多年,我成长这么快,武艺长进太多太多,再有些时日,他便能重用我,将我拨给公主府,从此只需照护她一人。我命是她的,这一生,活着便是为了保她平安。

她总嫌我,走路低头,离她太远,害她看不到我,总也看不到我。

可我不能靠她太近,君上曾嘱言,我是属下,一辈子因敬武公主而生,她在哪儿,我便在哪儿。

我太有自知之明。属下就永远是属下,与她,永不能齐位。她高兴时,在角落里默默地看着,我也高兴;她伤心时,我守在她身边,永不离弃。

孝宣皇帝缠绵病榻那些时日,他召我入禁内,禁内护驾的职责,是悬我肩上的。

也是那段时间,我与二丫疏远了。

我静静地立在丹陛下,守在君王身侧。第一次,也是此生唯一一次,见这高高在上的君王沉沉走入迟暮,他将归地宫,他将抛下这江山而去,而我,却仍在他的眼中,看见了君王盛年的光阴……

“时夏……”出月的夜晚,他喊我。

我应声。

“你来,”皇帝向我招了招手,“朕,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心惊胆战地走向前去。

君王大胆地告诉了我昔年关于昭台宫的一切,也是,关于敬武的一切。

敬武非恭哀皇后所生,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