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吗?”我问,毕竟无确凿的证据,对敬武的身世,不可妄下定论。我是真不舍得……她受半分的委屈啊。

“朕不打算查了,”君王摆了摆手,有些吃力地说道,“这么多年,朕一直视她为恭哀皇后生养的公主,她是也罢,不是也罢,朕若待薄了她,有负恭哀皇后生时所托。平君……平君想必也不会原谅朕……”

君王又止不住地嗽起来。

“时夏,朕若不在了……”

“属下惶恐……”我本能地跪下,心里真是难受。

“不必这样,死生由命,朕不追求长生,皇后在杜陵,守了朕这么多年。”他轻轻握拳,挡在唇边,掩口轻咳,他的目光却仍然炯炯有神:“若朕不在了,敬武……就交给你了。”

我低头,默不敢言。

孝宣皇帝是值得尊崇的君王,为这不知名分的女儿,他贵为帝君,竟也不查旧责,忍下这笔糊涂账。

若查了……怕真于敬武不利。

思儿,我的思儿,她活在那么多人盘谋算计的幸福里,谁都不忍伤害她,兴许,她真是幸运的。

我愿她这一生,都能如此幸运。

***********************************************************************

陛下待他这皇妹,真是掏心窝的疼。

敬武公主出嫁之期,红妆十里,锱铢无数,宾客俱是高门显贵,公主府张灯结彩,早前的置备,是皇后监工的,陛下亲视。

陛下笑言:“嫁了这皇妹,真如嫁了朕半壁江山。”

戏言归戏言,却实有可相比拟之处,陛下为长公主置办的嫁妆,真险些装了半壁江山。

张家喜气临门。朝廷内外,无不艳羡张临好福气,能娶娇妻,享美人亲泽,更得了陛下妹婿的身份,往后高门显贵,加官进爵,可不是平遥直上的青云之路?

这话半点没错,就连我……也好生的羡慕张临。

富贵荣华,官位显赫,这些,我从不放在眼里。可……

张临能有的一切,竭我一生,我都不能拥有。

今晚的思儿,一定是最美的新娘子。

我在长安街头酩酊大醉,结红的宫灯挑开一路,这窄巷老街,每一个角落,都在昭示着城中喜庆事……

就像二丫还在身边,我喝酒,对饮有人。

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能在心里想,她是二丫,是很多年前披着火红狐裘,攀檐走墙的二丫,她喜欢骑在墙上,喊我出来玩:

二毛!二毛!快出来,你爹不在!

酒中有人影,女子红妆,像二丫。

我晃了晃酒杯,人影波动,二丫一闪,就不见了。

忍泪,负气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扬长而去。

这满城招摇的红,皆在贺她大喜。

在我的长安,我们的长安。

故梦长安。

***********************************************************************

人前,她是显贵无双的大汉长公主刘思,而我,仍要回去,做她赔付一生的侍卫。

送我的公主,出阁。

香雾缭绕的深殿,推门,她坐在里面。

公主从梳妆台前回首,眼睛里有惊喜:“时夏,你到哪里去啦?我一直都在找你!”

她提裙裾,小跑了过来。

“喏,一身酒味呢,你……喝酒啦?”

我点了点头,默然。

“时夏,你不高兴么?”

我是酒壮人胆,真是……这酒壮的,喝酒误事啊。

她今天格外美。

我凑近她,懵懵呼呼不禁说了一句话:“二丫,你今晚好美。”举起的手,差点碰着她垂下的束额……

她一怔,惊愕的眼神几乎吓醒了我的酒:“你说什么?”她凑我更近:“你刚才叫我什么?”

***********************************************************************

她反手给了我一巴掌:“你……为什么不早说!”

她的神情懊恼痛苦,眼泪委屈地流了下来,花了妆。

这一时,我的酒几乎全醒了,陛下交嘱的话又反复在耳边回响。我是侍卫,二丫是大汉的公主……我会永远陪在她的身边,我……只能陪在她身边。

“属下……属下知错!”

她背身向我:“来不及了,已经来不及了。”

国宴行将开始。

二丫的婚礼,陛下亲主持。

殿宇琼阁,巍峨无比。

凤阙阶下跪满了臣子,山呼万岁,贺陛下嫁皇妹之喜。

她被着彩妆红的宫女子扶了出来,错身的时候,她哀怨看我:“二毛,以后……你还会带我玩么……”

我一怔,跪下:“属下会永远陪在公主的身边。”

鼻子有些发酸。

属下……会永远陪在……身边。

她折身,向满殿臣子走去。

与她的皇兄并立。

已是惊喜,我终于在长安目眩灯迷的夜色里,酩酊一场。

就像元康三年的冬夜。

有二毛,还有二丫。

她骑在墙头笑。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