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第二天一早,程谨就去了学校。

至于住院?

程谨个人觉得,真的没必要。

不过他想履行一个好学生的义务——按时到校上课,却没有考虑到别人。

刚进教室坐了没一会儿,班主任就出现在教室门口,向他招手,“程谨,你跟我来一下。”

程谨眨眨眼,起身跟了出去。

他出门后,教室里的人交头接耳讨论起来。

“程谨怎么了?手那个样子……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这都要考试了……”

“你们是猪吗,他右手又没事,不影响的。”

“你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

说话的女生翻了个白眼,“我实话实说而已,有空关心别人不如看看书。”

说完,她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了。

“嘁!成绩好了不起啊,自己还不是每天都在玩。”

女生看了他们一眼,瞬间噤声。

十二

“你这手怎么了?去医院了?”班主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拉起程谨的手臂看了看,又说,“花销够吗?”

程谨摇头,“够的,医药费别人付的,学校发的钱还有很多。”

自从程谨父母双亡后,他就成了学校大多数人眼里的贫困生可怜人,后程谨又几次拿下第一,在补助金奖学金方面学校自然不会手软。

班主任又是一颗老妈子的心,时不时想给程谨买些吃的用的,都被程谨拒绝了。

他不缺钱,一点也不。

这里网络虽然没有他那儿完善,但借助这个赚钱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加上他这一年参加比赛获得的奖金,够用了。

不过如果面前的班主任知道他这个时候还上网,估计会念个没完,因此程谨就没说。

程谨:“老师有什么事吗?”

班主任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他的手,叹了口气,“要不是我……诶,你住我那去就不会出事了……这手……马上要考试了,现在又是夏天……很严重吗?能不能看看?”

程谨继续摇头,“只是皮肉伤,养几天就好了,只是怕伤口感染才包扎的。您要看吗?”

班主任:“还好伤的不是右手……其实你完全可以申请保送名额,一定要自己考吗?你完全可以走更轻松一点的路。”

程谨摇头,“帝都大学不是我想去的……至于其他学校,老师,我不想上大学碰见熟人。”

程谨的意思是免得他认不出人又麻烦,不过班主任显然领会错了意思,“诶……有自尊心是好的,但是大家都是同学,也不会说你什么,将来有什么事也可以帮的上忙不是?谁也不会把你家的事放在嘴巴上到处说……诶,算了,你去上课吧。这件事你再想想吧,我也是为你好。”

程谨没听懂他说的什么,只点点头,转身回教室。

班主任叹了口气,“这性子……以后还能一直一个人过下去?跟同学关系也淡……怎么办噢。”

十三

程谨发现自己受伤的事似乎让很多人在意,心里有些莫名其妙。

充实的一天很快过去,下午放学的时候,程谨接到广播通知,让他去找主任。

程谨进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不仅办公室里坐了四个人。

他认出了一个是他的班主任,如果没记错衣服的话。其他的他就……

所以,年级主任是哪个?

比其他人稍微了解程谨一些的班主任轻轻咳了一声,说:“这位是刘校长,你也可以叫他刘老师,教历史。这位是陈主任,陈老师。”

程谨顺着他指的方向一一叫了老师,轮到最后一位的时候,班主任不说话了。

办公室里唯一穿着一套西装的男人点了点头,“你好,我姓顾,你可以叫我顾叔叔。”

程谨很干脆:“顾叔叔。”

在场其他几位表情有些微妙。

刘校长轻咳了一声,说:“叫程谨对吧,你、咳,你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有什么困难就跟我们说,学校会尽量帮助你的。”

程谨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说:“哦,我没有什么困难,谢谢老师关心。”

班主任在一边说:“你不要不好意思,我们都理解的,这样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

程谨更莫名其妙了:“老师说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