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六

最后程童绮带着程谨程谕在外面吃了一餐,又买了一堆补品送到薛奇家,就跟程谨道别了。

程童绮走前,目光很慈善的看着程谨,说:“姑姑把那几个不省心的料理了再来找你,明天我让程谕来给你做饭,不要在吃方便面了,看你这瘦的。”

程谨还在茫然,下意识的说:“我明天上班。”

程童绮顿了顿,似乎想说什么,又吞了回去,转而说:“让他晚上来好了,你喜欢吃什么跟他说。你这么自立,姑姑……”

说着说着,眼泪又吧嗒往下掉。

就这么哭了两次,程童绮在程谨这里的印象就更加混乱了。

程谨只好看向程谕,这位表哥一直很安静,看上去很沉稳的样子。程谕与程谨视线对上,顿了顿,点了点头。

程童绮哭了小会儿,又说了几句关心的话,就带着儿子开车走了。期间挂掉七八个电话。

程谨目送两人离开,依旧满脑袋的雾水。

等到晚上上床睡觉的时候,程谨看了看时间,给顾慎发了条信息。

【我姑姑今天来了,我弄不懂她的意思。】

等了十分钟,没有收到对方回复。

程谨盯着手机不眨眼,眼睛有点酸,忍不住揉了揉,“拉诺,顾慎在干嘛呢?”

拉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

程谨也有点困了,打了个哈欠,“在酒店?”

拉诺:“嗯。”

程谨想了想,还是没有打电话,安静的躺好闭眼,“那我也睡了,晚安。”

拉诺:“晚安,主人。”

一百一十七

第二天程谨起来的时候,走到客厅看到沙发上的手提袋,才想起来昨天忘记的事。

程谨打开看了眼,嗯,几本书和几张光碟都好好的躺在里面。

程谨换好衣服,站在镜子前看了看,摸了把脸,出门。

“叩叩——”

没人开门。

程谨看了眼时间,很耐心的又敲了两声。

还是没人开门。

薛阿姨和薛叔叔都是上班族,而且离家也远,每天很早就出门上班了。

目前薛家应该只有薛奇一个人。

程谨歪头,想了想,掏出手机打电话。

“嘟——嘟……喂?”

程谨:“开门。”

薛奇还迷迷糊糊:“啊?你自己进来吧……不用客气。”

程谨看了眼手里的袋子,很有耐心的说:“你们家钥匙我没有,开门,我要去上班了。”

薛奇:“……哦……”

挂掉。

程谨又等了几分钟。

很好,还是没人开门。

程谨很冷静,打电话,“薛奇,我跟你说,一分钟内不开门,我就把你游戏都黑了。我记得你最近在打排位?”

薛奇一个激灵,“嗷!住手!马上来!”

五秒后,程谨面前的门打开了。

程谨看着薛奇顶着乱糟糟的鸟巢,微微一笑,“阿奇,早上好。”

薛奇有气无力的看着他,“进来说。”

程谨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他,摇头,“不了,我把这个给你,一会儿我会把日程表发给你。我先走了,你早点把作息调整过来。”

薛奇呆:“啊?”

程谨微笑,摆手,“我先走了,你记得吃早饭。晚上见。”

薛奇傻傻的:“啊,晚上见。”

一百一十八

薛奇提着袋子回屋,没睡醒眼睛都睁不开,眯着眼睛打开袋子。

薛奇:“诶?程谨送我书干嘛?”

不懂,回床上接着睡。

薛奇一觉睡到中午,刚起床洗漱完,手机响了。

薛奇往嘴里塞了块饼干,拿起手机一看,饼干都给惊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