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三十六

之后几天,程谨又忙成了陀螺。

顾慎有心想帮忙让他轻松点,到程谨的行业领域他不懂,于是干脆把自己的事放了会,跑去捣腾刘生的事。

同样,老老实实上下班的王白白也直观的感受到了程谨的忙碌程度。

两人明明在一个公司上班,王白白还是直接在程谨手底下的人,竟然连个面都见不着。

王白白比顾慎还差点,虽然他跟程谨是一个领域的,但是开会做决策这种事,他一个宅男技术帝真插不上手。

程谨脑袋瓜子转的快,又随时可以找人咨询,王白白可没这人脉。

普通员工按部就班,甚至可以说是悠闲了,公司称得上是管理层的都忙成了陀螺。

终于,一系列决策下达,部门重组,除了各游戏软件原班人马分组不变,其他财务后勤等等全部整合划分。

办公区域也区分开来,电梯投入运营。

同时,食堂正式开业,一楼员工食堂划分为中西两个区域,西餐区干脆就是一水的外国厨师。

员工有口福,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幸福的冒泡泡。即使价格贵一点,也没人说什么,正宗地道的美食总是要贵一些。

食堂价格跨度很大,时令小菜到中品质牛排,随君选择。只是有些美食要现做,而且限量。食品价格相对于公司职位定下的最低工资,都完全够用了。

但是如果有人非要天天吃价格排前几位的牛排当午餐……其实也吃的起,如果抢的到限量的话。

如果食堂对外开放,估计不少西餐厅要哭程谨抢生意了。

就一个食堂就在微博上被员工好一顿炫耀,没有公布价格,吸引了不少网友粉丝想混进来尝尝味道。

而部门规划完毕后,根据各部门调整的布置也让不少人对js公司心生向往。

尤其是美术组的办公区域,漂亮唯美的让人想搬进去住。虽然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美术组都长期处于混乱状态。

一个好的工作环境带来的影响总是好的,大家工作的时候心情轻松,效率也会上升。待遇好环境好,为了留下来会努力工作,想跳槽真的要犹豫很久。

搞定这些事之后,程谨又抽了个空,看了下已经组成并且工作了一段时间的秘书团各成员资料。

当然,是他自己拿到的,而不是人家送上来的。

显然,刘助理在这方面很靠谱,秘书团成员背景都挺干净的,没有什么不好的案底。程谨看了眼其中一个人的人际关系,就删掉了电脑上的信息,清除痕迹。

这一天下班的时候,程谨穿上外套,突然问了刘助理一句:“那个史涧迭能力怎么样?”

刘助理愣了一下,想了想说:“还可以,相对其他人来说不是很突出但是手脚麻利,计算方面比较强,数据归纳做的很好。”

程谨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走吧,今天没什么事了,顺路送你回去?”

刘助理:“那谢谢boss了,正好车送去维修,我还准备挤地铁来着。”

程谨眯眯眼:“客气什么,我们私下也算亲戚嘛。”

刘助理:“……”

晚上,刘助理躺在自家舒适的大床上,辗转反侧:他这是什么意思?我需要坦白一点东西吗?我应该没做什么事吧?他说这话到底啥意思?他什么时候知道的?我没做坏事我为什么这么纠结?

很好,失眠了。

三百三十七

程谨在忙的时候,顾慎则在另一边拉长线钓大鱼。

刘生在几次试图发微博失败以后,换了几个账号都是如此。到底是混it的人,脑子里比别人多装了点东西。

不过他没想到是程谨亲自拦截,而是以为程谨买通了微博,自动屏蔽抹黑他的信息。

啐了一口,嘀咕了一句程谨做事太绝,刘生在论坛发帖同样失败之后,再一次想办法联系媒体。

程谨好歹没把人手机给废了,顾慎说由着他打,程谨就没再管他。

顾慎联系了李煜之后,两人讨论了一番,商讨了几个方案。大概是刘生太倒霉,恰好走在了顾慎最乐意他走的那条路上。

在圈子里混的人,没点人脉是不行的。前面也说过,李煜人脉强大。而他的人脉,就包括电视台每天微博营销号这一类。

圈子里难免有不管道义只看爆点,有利益就上的人。到也有不少跟艺人明星关系好,处理某些事会通知一声的。

而刘生,好巧不巧,第一家找的就是跟李煜关系好的一家杂志社。

刘生前脚挂掉电话,后脚人家主编就打到李煜这里来,微微提了提。

李煜开了外放,说:“这件事我正准备跟你说,那个人其实是被程谨发现做假账,辞退了。至于他说的那些爆料,有些事我们相交多年,我也不瞒着你。程谨跟上面的人有关系,要说他……咳,那明显不可能。不过这个事你知道了也不能报出去,否则上面会有人找你的。咱们关系好,我给你提个醒,程谨的事,都查清楚再说。”

“那我拒绝他?刚让他回去等消息呢。但是他肯定不止跟跟我们社爆料。”

李煜看了看顾慎,说:“如果方便的话,我有个计划,我跟你说……”

挂断电话之后,顾慎和李煜相视一笑。

“这件事,”顾慎说,“最好在元旦节之前解决,我不想让太多人对程谨有什么不好的印象。”

李煜点了点头:“一会儿我去联系一下其他媒体,看有没有接到类似的电话。但是按你说的话,时间太短也不太好。”

顾慎点点头:“我知道。小谨那里证据齐全,我不仅要把人送进去,我还要所有人都说不出一个不字。”

李煜张了张口,没忍住打他脸:“这个就有点不可能,总有人会没事找事,就算你十分正义,人家也会挑出你有一分黑暗的地方。”

顾慎默默转头看他:“我就是那么一个意思。”

李煜:“……当我没说。”

三百三十八

刘生被耍的团团转,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

可是他找了几家媒体都是含糊其辞,乍然之下有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刘生:“这事爆出去,你们营业额肯定会提升不少的。最近程谨不是正火着吗?”

“那个,刘先生。不是我们不想报啊,我们是月刊,这还没到时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