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24月上柳梢头(1/2)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天上的月亮隐隐约约挂在云层后,皎洁地月光忽隐忽现照在大地,邱家后门突然吱呀一声发出轻响,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溜出了门。

四周静悄悄的,农村人歇得早,只有几处灯光亮着,偶尔远方传来一声狗吠,叫人忍不住心生寒意,无意抖了身鸡皮疙瘩。

小树林离邱家很近,大概几十米路,薛青梅披着黑色斗篷盖着头,怀着忐忑地心情默默地朝小树林走去。

从收到那纸条儿后她就在犹豫,理智的说她是不该出来的,但最终想到他今日跟大哥比武受了伤,也不知包扎了没有,心里担忧大过于理智,吃过晚饭一等家里人歇下她便傻傻地出来了。

不一会儿,她就到了小树林。

十月底的夜晚有些凉了,冷风吹得枝儿摇晃,仿佛婆娑影子般叫人心里生凉。她站在小树林边上左顾右盼间,突然,身后传来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心,猛地一震,她飞快转过头。便看见一道修长高大的黑影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她紧紧盯着那黑影不由屏住了呼吸,便见那黑影朝自己走来,脚步踩在地上的干叶子发出吱吱的响声。终于,月亮从云层露出半边小脸,照亮了天地,她看清了那个人的脸。

“呼……”猛地吁了口气,提着的心掉了下来。

“你来了!”石敬安走到她面前,俊脸在朦胧夜色中显得有些模糊,他的语气中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欣喜。

薛青梅低着头,腼腆的“恩”了一声,“有什么事?”

石敬安看了看四周,突然道,“我们到另一边去,这边不好讲话。”这里离屋子太近,万一被发觉了就不妙了。说完,他高大的身形一动,似乎要往不远处草垛那边走去。

草垛隔了才不过五十来步,为了安全起见薛青梅自然没有意见,点了点头,便要跟上他。却没想前面的人突然停了,她不明所以抬头,便见一只厚实的大手伸到了面前,“天黑,地上不平坦,我带着你走。”

青梅愣了愣,看着这人宽厚的大手犹豫着没有动作。那人却低低一笑,“傻丫头,抱都抱过了,背都背过了,拉个手又有什么?”

青梅闻言登时有些羞恼,牙齿一咬便准备反驳,没等开口,突然小手一热,左手便被一只温热厚实的大手给牢牢的握住了,心里大羞,她猛地用力挣脱起来,但那人握得死紧,根本不放手。顺着那人的力气,她只能跟在那人后头走。

地上是干燥凹凸不平的泥地,因为常年有人踩踏而形成小道,两边都长满了青草。石敬安高大的身躯走在前头,青梅被他牵着在后,四周静悄悄地,只能听见两人步伐踩在地上的步子声和青草拂过衣袍发出的声音。青梅感觉浑身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两人相握的手上,静静地行走间,她心里竟升起一股莫名的安宁。

行了五十来步,两人到了草垛边,石敬安轻轻放开手,薛青梅急忙收回手,心里松了口气,忍不住在袖子里摸了摸被握过的左手,指尖似乎还感觉到那强烈的温度,不自在地在袖里蹭了蹭。然后想到心里的担忧,凑近仔细在他脸上瞧了瞧,见他眼光露出几分诧异才恍然退开来,有些扭捏道,“那个……你下巴上的伤口有没有包扎?我大哥今日不是故意的,你……你千万别生气,我代他给你说声对不住了。”

没想到二人见面这妮子说的第一件事竟是关心自己,石敬安顿时心里柔得一塌糊涂,更加觉得自己眼光好,温柔的道,“伤口不碍事,没关系。”

薛青梅听了这话,心里松了下来,又小心看了他几眼,见他神色如常,表情温和,终于放心了。视线扫了扫黑漆漆的四周,孤男寡女的,她忍不住感到尴尬,“那个,到底有什么事,你快说吧,我要马上回去的。”

她可是瞒着大家溜出来的,要是被娘知道她半夜私会男子,肯定会把她皮都剥了。

提到正事,石敬安默了默,认真地看了青梅半响,手里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做工精致的木盒子。他将木盒子递到青梅面前,道,“给你。”

青梅不接,疑惑地看着他,“这是什么?”

石敬安早已料到她不会轻易收下,也不恼,伸手将盒子轻轻解开。在朦胧的月光下,青梅便瞧见半开地盒子里隐约露出了一只翠绿欲滴的玉钗,心头登时一跳,旋即又有些羞恼的看向他,“你这是要干什么?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我,你以为我会收吗?”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卜卦柔妃挟君闯天涯蓄谋已久的婚姻九鼎玄尊绝世药奴致命热恋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王令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