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48匣子(1/2)

有喜了?

大夫离开后,青梅心绪沉沉浮浮,有几分恍惚不真实感觉。满室妇人的恭喜贺喜勾起了她内心沉寂的心事,四年没怀上,如今嫁给石敬安不到半年就有了?

这样的落差让她几乎落泪。

庆幸又心酸。曾经她是多么的期望渴望得到这些恭维与祝福,曾经她在绝望失望时是多么恳切地想要一个孩子,如今,终于实现了。

孩子!她双手忍不住慢慢移向腹部,这儿,又她和石敬安的孩子。

真好!真好……她再也不用害怕了……

屋里的妇人们离去,青梅的好消息已经传遍了每个人耳朵里,薛家人自然是大喜过望。待宴客结束,青梅被亲人们欣慰而喜悦的眼神包围,她心里也充满了甜蜜。

但是,石敬安呢?

这个时候,石敬安怎么能够不在身边?她视线在人群中扫了一遍,又看了看门口方向,但依然没有看见。心里不禁升起几分气恼,他不是陪爹和哥哥们吗?怎么这时不见人影?她怀孕的消息如今全家人都知道了,他怎么不在?

还是女人心细,薛邱氏看着青梅游移的眼神和失神的表情,便明白了她的心思。在四周看了看,竟没看见女婿石敬安的身影,立即不满地皱起眉,“敬安呢?到哪里去了?怎么叫个人现在都没叫回来?”

刚才那个去叫人的丫鬟被点到名,立即唯唯诺诺道,“夫人,没,没看见姑爷。”

薛邱氏看向丈夫和大儿子,“敬安刚才不是跟你们在喝酒吗?”

薛老爹愣了愣,旋即转头环视一番,似乎也这时才发觉女婿不在的样子,然后看向大儿子。薛青川今日喝了不少,此刻脑子神智还是清醒的,不过脸上染着酒醉的绯红,醉眼惺忪地坐在椅子上,闻言也怔了怔,才恍惚想起道,“刚才半道,敬安似乎离席了……嗝……”说完,打了个酒嗝。

他不算太醉,作为主角的薛老二探花郎才是最惨的,被人一杯接着一杯灌,此时人已经被抬到房里去了。

青梅愕然,中途离席了?不在家那去哪儿了?难道回城郊那边家了?

显然薛邱氏也想到了,“小姐院子里找过了?也许是去城外了,梅子,我派人过去喊。”

青梅点点头,心里有些期待,派出去的家丁很快去了。城里城外来回速度很快,半个时辰后,家丁回来了,说家里那边没有人。而且醉仙居那边也找过了,也没看见石敬安,薛家人交头接耳,青梅的心猛然提了起来。

这时后院一个洒扫的家丁道两个时辰前看见姑爷从马厩里骑马出去了,薛老爹遣退了下人,薛邱氏劝青梅回房休息。石敬安是自己出去的,而且他这么一个大人,不会出什么事,或许外出有什么急事,晚些会自己回来。

青梅自然没有异议,石敬安都二十好几的大男人,难不成她还能栓在腰带上?

只是她没有想到,直到晚上,她睡了一觉,石敬安仍然没有回来。

*********

骑马外出的石敬安此时正在赶回杨梅村的路上,一路上马不停蹄,他终于在夜深人静时赶到了杨梅村。其实到半路他就后悔了,因为一时醉意上头冲动骑了马出来,出发前也没有跟人打了招呼,身边更是没带一个人。

时间长了薛家人和青梅一定会担心,但是走到了半路酒意才全消,他想了想,都到了半道,最终还是咬牙坚持到了终点。

夜空星子闪烁,远方山峦起伏,在月光下漆黑绵延,树叶在夜风中飒飒作响,偶尔几声乌鸦鸟儿蛙叫声响起,在马蹄儿清脆的步伐中,格外阴森。

终于,一声马儿嘶鸣,“吁——”

石敬安停下了马。

一个矫健的翻身,便站在了绵软的土地上,他将马儿栓在路边一颗树上,便阔步朝前方而去。如果此刻青梅在身边,她一定能认出,这竟是当初她目睹张寡妇和陈二虎偷情的西山,幽暗的小径,山茶花在夜色清风中摇摆,黑暗掩盖了色泽,只剩下暗香浮动。

石敬安沿着山道而上,脚步无声,对着天上的月光辨着路,行了好一会儿,终于到了半山腰上。西山种满了山茶花树,但半山腰上却屹立着两颗年岁过百的巨松,挺拔巍峨的树干枝桠,阴萌茂盛的枝叶。石敬安在松树前停下,然后抬头看了眼星空,突然沿着左手边那颗松树往陡坡那边走了五步,然后身一转,又右转走了十五步。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卜卦柔妃挟君闯天涯蓄谋已久的婚姻九鼎玄尊绝世药奴致命热恋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王令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