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章 晴天霹雳(1/2)

淡蓝色的珠帘缓缓拉来一道缝儿,淡淡的午后阳光轻轻洒在铺着素色软缎的琉璃榻上。

一声声的轻微咳嗽从帘子里缓缓飘出。一条身影儿侧着身子有气无力的掩在一床薄被之中。头上缠着一条金丝绣线嵌幽蓝猫儿眼淡蓝色抹额,脸上挑着几份病容,双颊凹陷,一双眼睛像是刚刚哭过,带着几缕红血丝,脸上还残留着两道泪痕。榻上的女子本就纤细的手臂如今瘦的似乎一握即断,软绵绵的垂了下来。

兰凝霜听到珠帘儿轻微响动,缓缓转过身来,发现来人却是红若云,不觉脸上有些灿灿,兰凝霜本就体弱,如今孩子掉了,一发的羸弱不堪,那张小脸白的就像溺水之人的脸。红若云虽则心狠,这样看了,倒心里也隐隐生出一丝怜悯。

红若云手里提着一个朱漆食盒,轻轻把它交付一旁的暖云,兰凝霜见红若云嘱咐暖云把那燕窝粥细细温热了,再给小主服用,语调甚是柔婉。不觉心底一热,倒是有些羞赧刚才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兰凝霜想着,自从小产后,这后宫之中倒是鸦雀无声,也没个人嘘寒问暖,像是避瘟神似得,一个个躲得没影。倒是这红夫人,却还放下身段,来探她。

心里想着,正欲开口向夫人道谢,不料那红夫人倒是跪下做了个万福道:“妹妹受苦了,姐姐不知妹妹身子如此,早先儿诊治却还不是如此,怎么过了三天,反倒变得如此模样,真真的叫人心疼!”说罢从怀里摸出一块绣花帕子轻轻地在眼角擦拭,擦拭毕了,一只手缓缓地握着兰凝霜垂下床铺的右手,兰凝霜只觉得这只手透着些许凉意。

“有劳姐姐记挂!姐姐费心了!”兰凝霜是个无甚心机之人,对于红若云的关怀,倒有些受宠若惊之感。

“哎,何必说这见外话,本宫知道以前却都是本宫亏待了你!那凉词宫的旧事,万望妹妹莫要记仇的好!”红若云说着,眼里竟然翻出一丝晶莹,可怜兮兮的样子委实让人怜悯。

兰凝霜本是个软心肠之人,最见不得眼泪在她面前扑簌簌的落下,所以,这女子一见,到红若云那双泪光莹莹的大眼睛,心下早就原谅了她,况且这红姐姐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听宫里太医张寿丞说,若不是靠了红夫人一碗汤药,她这小命早就魂归天外了,既然是这样,她倒毫不计较那些往事,反而心生感激起来。

“红姐姐,那些旧事,我只是记不清晰了!您的救命之恩,我却牢牢记得!我能恢复神智,不知如何感激你才好,那么……”兰凝霜忽然轻轻翻起被子,支起还未痊愈的身子,颤颤巍巍,竟然向着红若云道了个万福。

这倒出乎红若云的意料,红若云着实一惊,心里倒生出几分歉疚:我却这般害她竟然失去子嗣,然她对我倒满是真心!这样想着,毕竟心中残留着愧悔,语气也缓缓变得温婉,慢慢的抬手上前轻轻扶起兰凝霜,语调也变得温柔,眉眼里露着几丝哀怜,缓缓开口道:“妹妹无需多礼!姐姐本就为医,所谓医者父母心,看到你受苦,岂能见死不救!倒是妹妹,受了这么多苦,还丢了孩子,真真是令人心酸不已啊!”

红若云这么说着,心里丝毫未有嘲讽之意,她本是以为兰凝霜已然知道了孩子不在的事,却没想到,众人瞒她骗她哄她,到底丝毫未有向她透露孩子的一丝消息。

“什么孩子,姐姐,你到底在说什么,是谁丢了孩子?”兰凝霜一脸的迷茫,眼睛里泛着一丝忧郁。

“哎……也罢!这事你早晚要知道的!”红若云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纠结的生疼,若把这噩耗悉数告知眼前人儿,那不易于晴天霹雳,瞧着眼前的兰凝霜孤苦伶仃的样子,一双大眼睛早已经失去了往日清澈的神采,只剩下缕缕忧思慢慢的缠绕,她的双眉微微拧着,嘴唇苍白,毫无一点血色,一头乌发缓缓地披散肩上,发色有些枯了,不在散发出缎子般的亮光,一件雪白的衣衫紧紧贴着单薄病弱的身子。

整个人儿就像一朵被秋风吹落在地的兰花,柔弱的不忍捡拾。

兰凝霜这副病象,任谁看了都会心酸,若是识趣体贴之人即使有什么晴天霹雳的大事,话到了嘴边,也会生生咽下,待到她来日身体恢复康健,再说也是不迟的。

红若云的心里本来也是这么盘算的,只是不经意的一瞥,她看到了兰凝霜头上那根华贵的抹额,那抹额甚是淡雅,配她那苍白的小脸倒显得风姿绰约,几缕乌发从抹额下缓缓垂在雪*嫩的脖颈之旁倒有些娇弱不胜的疏懒味道!这抹额分明是皇室之物!

红若云久在宫中,对于太子所佩戴的东西一分一毫估摸的清清楚楚,她曾在太子读书的文韬阁看到过这条抹额,那是皇后娘娘怕太子用功读书忒是劳累,命巧手的李嬷嬷连夜赶制的,没想到太子一日未戴,竟然送给了兰才人。

红若云看着这条抹额,在兰才人光洁如玉的额头上,越看心底火儿蹭蹭冒个不休。一想到太子为了眼前的女子,生生冷落了她,还送体己之物给心爱之人,女人的妒忌心像毒蛇一般深深咬噬着她的心,她的心中渐渐涌起一股股恨意,一颗心也由刚才的脉脉含情,瞬间变得冷酷无比。

兰凝霜似乎注意到了红若云脸色的忧悒,生怕红若云有什么事想不开,缓缓开口问道:“红姐姐您这是怎么了?脸色为何如此难看?要不要请太医代为诊治?”

刚说完这句话,兰凝霜忽然觉得自己失了口,倒有些淡淡的笑了,像是自嘲般开口说道:“瞧我这张笨嘴,都说了些什么蠢话?红姐姐却是大夫,到要去麻烦太医,我这人真真是久病糊涂了!”说完,轻轻锤了锤自己的头。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蓄谋已久的婚姻九鼎玄尊绝世药奴致命热恋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王令的日常生活重生年代:炮灰长姐带妹逆袭晋安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