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四章 宫闱惊梦(1/2)

却说那婴灵离开了母亲,心里一阵阵发闷,在微明晨光里徐徐飘荡,好容易才找到一个树洞蛰伏进去。

婴灵微微叹一口气,若是太阳出来,早把他这魂魄蒸的稀烂,哪还有在魔域飘荡的可能。刚刚躲好,右手臂上一阵阵的发疼,想来却才瞒着母亲,怕她担忧儿子有伤,婴灵心里倒有些欣慰,手缓缓从受伤的地方松开,只见双臂之间一道伤口生生割裂了一条手臂。婴灵既无形体,所谓被锐器所伤的,那武器想来也是神器,婴灵这样想着,反而心中刚升起一股子怨愤。他的眼里冒出绿色的鬼火,渐渐的牙齿也变得尖凸起来。

他感到浑身上下无数的黑色邪气源源不断注入体内,瞬时间他的形体不在晦暗单薄,反而变得鼓胀,慢慢脱离了婴儿的形象,在一股股黑色邪流裹挟之中,这婴灵的手臂逐渐变得粗壮,腿脚变得阔大有力,很快的,竟然演化成一个顶天立地的七尺男儿。

婴灵对自己的变化很是满意,现在,他化作一缕细烟还是躲在树洞里,他在等待黑夜,那是属于他的节目正要上演。

魔宫的秋夜冷的萧索。连日来的人心惶惶,加剧了这种凄冷,黄昏才刚降临,两扇硕大的朱红色宫门早就徐徐关闭。天上寒鸦数点,叫声甚是砭人肌骨。宫门外的两排梧桐,落叶纷纷,如蝶坠落,淡淡夕阳挥洒,宛如铺了一地碎金。

婴灵缓缓离了一棵梧桐,那梧桐有个硕大树洞,正是婴灵白天栖身所在。婴灵轻轻飘向空中,宛如一缕细烟般从紧闭的宫门里渗入。他得小心,且要屏去气息。他此去乃是前往老王的寝宫如梦殿,顺带再去敲打一下那个嗜赌如命的太医。现在,那家伙由于恐惧,已经搬到了大理寺的别院相邻而居,想借着严刑峻法之地避开婴灵的骚扰。

婴灵苦笑一下,寻思着若不是母亲这案子冤屈甚重,他何苦为难这位老先生。这样想着,身子却已经飘到了大理寺。

绕过几重屋宇,紧闭的窗扉偷偷渗进一股白烟。床上坐着一个老头,披着一件太医官服,捏着拳头,不停敲打着膝盖。

婴灵悄悄隐在一边看那老头。那老头约莫六十开外,一头花白头发,满脸沟壑,愁眉不展,挽四方髻,戴一顶青巾,身上披一件朱色常服。离他床铺不远的方桌上,一本摊开的药簿子上墨迹未干,屋子里充满了淡淡的草药香味。

此人应该就是张寿丞了!婴灵缓缓点头,轻轻飞落老人身边,向着老人眼前挥一挥手,老人的眼睛顿时散发出一道绿色的幽光……

那一夜,有大理寺负责守卫张太医的精锐兵丁悉数密布,把个小小别院守得水泄不通,却还是被那婴灵钻了空子。婴灵的方法倒也是老套,却是屡试不爽,他早在入宫前备下了大把的迷魂香,这迷魂香是他偷偷潜到红夫人宫里偷得的。他早就打听清楚魔宫守卫皆是魔虫魔鱼之流所化,最怕那迷魂香,当夜,他从天空纷纷扬扬洒下阵阵香灰,那香灰登堂入室,随风流转,很快的把那些兵丁宫女弄得五迷三道。一个个躺倒在地,他才有了机会逐个搜寻那张老头。

到底还是被他找到了。婴灵在骚扰的老头魂不守舍之后,悄悄地化作一缕细烟,缓缓飘向另一个目标,他要去会会他在人世中另一个至亲之人。

太子寝宫坐落在东华门内。赐号甘泉。高高的青玉石阶,长明灯日夜散发着柔白的微光。幽灵缓缓穿过台阶两旁长明灯交织的光柱。他觉得那些灯光交织的过去强烈,他的身子都快禁受不住了。那些长明灯所燃烛芯皆为玉屑,有辟邪之效,甚是奇怪,婴灵只得把大把迷魂香涂在身上借以掩盖鬼魂的腥气,好容易才进入甘泉宫的内部。

甘泉宫明黄色的帷幕在夜风中徐徐吹拂,广大的宫殿似乎空无一人,实则杀机密布。在人的肉眼所看不到的地方,潜伏着鬼族带刀侍卫无数。这些鬼族来无影去无踪,杀人于无形。那婴灵虽然身上涂满了迷魂香,遮掩了鬼气,心中却还是觳觫不安。身子变得愈加单薄,缓缓地飘至大殿内里。

太子寝宫。薄凉的烛火在琉璃盏里簌簌的跳动,风吹得锦缎帘子微微晃动。在帘子深处,明黄色的暖光所包围的地方,有一张雕花紫檀床,深深的挂着黄色的帷幔,帷幔里隐约透出一个卧着的魁伟人影。

那是父王大人!

婴灵抖着唇,踮着脚,尽量的屏住气,他都忘了自己只不过是一个鬼魂,像个人子深夜像父亲请安般局促,战战兢兢,向着父王床沿走了过去。

黑啸天此时正是无眠。自从兰凝霜小产后,他日夜陪在身边,现在,这种陪伴,随着心爱的女人进入冷宫而告段落,冷宫的探视十分苛刻,作为太子,每月不过去看个1次,且是有人监视,很是匆促。自从那日送粥已然过了一个星期,不知霜儿可好,她的身子骨太弱,恐怕经不得凉词宫的凄风苦雨!

黑啸天这样想着,微微地叹了口气,一缕愁思缓缓爬上俊逸的面容,自从霜儿生病以至流产再至入了冷宫,这一连串的打击,使得这个平日冷峻的男子更添了几重忧郁。自此,每日入夜,总觉神思恍惚,忧愁百结,秋夜漫长,一盏孤灯相伴,身边却无体己之人嘘寒问暖,虽则身为太子,长夜之忧,何其寂寥!

忽然渐渐觉得耳边似有环佩铛铛。也不知从哪里,一块坠子缓缓从空中滑落,在黑暗中散发着悠悠的蓝光。太子眼见得坠子眼熟,接在手里,细细一看,竟是兰凝霜脖子里的那枚。慢慢的,太子起身,他的深紫的眼眸变得犀利,似乎刺探到床边潜伏着什么。

“这位朋友若是有话不妨现身一说,何必遮遮掩掩?”黑啸天的语气倒很是干脆。

只听的空中叹了一口气,渐渐地勾勒出一个粗壮的轮廓,黑啸天缓缓抬头,只见在黝黑的空中渐渐浮现出一个魁伟的身形。

那身形现在已然悉数全部暴露在黑啸天眼前,黑啸天看那眼前之人眼里冒着绿火,口中獠牙外翻,身躯粗壮,像极了地狱狰狞恶鬼,却比恶鬼还带着深深怨气。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蓄谋已久的婚姻九鼎玄尊绝世药奴致命热恋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王令的日常生活重生年代:炮灰长姐带妹逆袭晋安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