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六章 病如抽丝(1/2)

黑啸天狩猎以归,却不进宫,心急火燎的一匹骏马直奔凉词宫。

此刻他的心里只有兰凝霜,多日不见,不知她近况如何?她这多病忧愁身,深深令他记挂不安。

黑啸天骑马快速鞭行至,下了马儿,轻轻推开两扇门,院子里萧索一片,灰尘蒙蒙,像是久未打扫的样子。

黑啸天心里很是焦躁,哪顾得上这些,忙忙的大步流星来至屋前,轻叩门扉,却见门是虚掩着,且门里声音气息全无,不觉心里好生奇怪,有一股不安隐隐袭来。连忙的推门进去,却见兰凝霜扑倒在床上,赶忙的跑将过去,轻轻抱起,紧紧拥在怀里。黑啸天细细看了,那凝霜面色苍白,气息衰弱,一手垂了下来,手里似乎握着一团什么东西,一角映出一抹鲜红。

黑啸天轻轻把兰凝霜拉在自己身上,缓缓抬起她骨瘦如柴的臂膀,轻轻打开紧握的拳头,却原来是一块丝帕攥在手中,黑啸天好奇,缓缓抽出丝帕,细细打开,却见几滴鲜血如此刺眼绽放在白绢之上。

吐血之症!黑啸天心里略过一丝寒凉。再细细想起,外面院子,似乎到处都飘着一些果壳,那鲜红的壳倒像是荔枝桂圆之流。

黑啸天恍然大悟,知道事情原委,再看兰凝霜面色苍白,手足发凉,是谓寒症,定是阴虚内热过多服用甜香软糯,坚硬干燥生冷之物才促发的病症,凝霜本是阴虚体质,只能清淡饮食,慢慢调养,怎经得起那凉风吹拂,冷水入肚,况又一时贪嘴食了这么些不合时宜的东西,吐血那是必然的。

黑啸天这样想着,心里渐渐有了眉目,若说这饮食宜忌,事关医药金石之类,却都是那人所精通的!一想到那人第一次在凉词宫里对着他的绝望眼神,他便明白,有些人,是言出口,必实践之人,只是,她所要报复的,偏偏是柔弱的兰凝霜!

黑啸天咬着牙,一股怒意在俊逸的脸上缓缓蔓延,心里的悲苦似潮水般涌过全身:天若要惩罚,为何不惩罚那些做恶之人,为何为何全要降临这柔弱无意的可怜女子身上!黑啸天这样想着,心里萌生出一定要救活兰凝霜的愿望,不管用什么方法,不管用多少银子,哪怕就是失去半个国家,他都在所不惜。一想到此,黑啸天忙忙的向着窗外呼叫起来,早有侍卫牵着马接应了,太子只冷冷一句:“快快去请太医来!”打发侍卫去了。

一顶青帐软轿缓缓抬着一位佳人连夜入宫。

佳人坐在轿子里,头沉沉垂着,宛若一朵病兰带着一脸的苍白,嘴唇轻抿,四面的帐子围得密不透风。那顶轿子穿过宫门,一溜烟的抬到了太医院里。

诊治的却是张寿丞。那张寿丞一听太子爷驾临,恰是怕太子爷查那旧案,他心里有鬼,早吓得屁滚尿流,抖抖索索接驾。见太子怀里抱着一个美人,且那脸面好生熟悉,竟是兰才人,心里倒又有些不安,只是不知应,听候太子吩咐。

黑啸天见张寿丞呆头呆脑站着,也不命人取把椅子让他坐了,心里一肚子火气,遂咬牙道:“你这狗奴才,看到本太子来了,却不看座,你当真活的不耐烦了!”太子这火气一语惊醒了张寿丞,他才忙忙的醒悟过来,连连催人去搬了一张椅子扶太子上首坐了,看茶递水,一路亲自伺候周全了,又怕太子要清净,遣散了那些杂役。一脸的惊恐,低低趴在地上,嘴里不住的喊着:“老臣该死,万望殿下恕罪!”连连叩首。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蓄谋已久的婚姻九鼎玄尊绝世药奴致命热恋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王令的日常生活重生年代:炮灰长姐带妹逆袭晋安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