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八章 子夜惊魂(1/2)

大理寺。子夜。

无星无月,夜空细雨迷离。梧桐树下,一地残叶更兼凄风苦雨凌虐,片片锈黄,贴着潮湿地面。

大理寺宽阔的台阶,排列着两排兽型石灯笼,点点的烛火宛如鬼眼定定睁着,想要把人吞噬。

如此凄迷之夜,一顶黑纱软轿,几名轿夫,步履疾走,匆匆的来至阔大的台阶前,打起轿帘,是请,或者说是押着轿中人儿一步步卖上台阶。

来的可是个女子,蒙着眼,一身黑衣却勾勒出姣好的身形,在黑夜里,慢慢的牵引着缓缓步上台阶。

引路的是位十五六岁的伶俐小卒,他的身段极为恭顺,却又极为严谨,一丝不苟履行着上面派下的任务。

红若云只是蒙着眼,一双纤手被一根丝线拖拽着,身子也不由人的,穿过那些曲折的回廊厅堂,直到进入一间黑色的屋子。

这是白千雪特意为她准备的。

自从白千雪受理兰才人流产一事,他便觉疑点甚多,再次冷月大理寺夺钗,反倒暴露出有人想毁灭证据,只是多方查探却不得要领。心里始觉忧闷,且案件疑窦丛生,却无从下手,更是平添懊恼。

三日前,也是子夜,白千雪这日审案,到觉得有些乏了,这是往昔所未曾有过的,他平素备案天明,今日不知睡意如潮涌,眼见得烛影摇红,很快的一阵风儿吹来,眼睛像是不由自己似得,合了合,径自扑倒在桌面,文书案牍撒了一地,竟然低了头沉沉睡去。

神思恍惚间,只听得耳旁有人唤:“白大人吶,白大人呐,醒来!醒来!”白千雪抬起睡眼惺忪那个的脸,见一个小孩儿捧着一只碗儿颤颤巍巍走到自己面前,缓缓放下碗,抬手施了个礼。

“这位公子你是……”白千雪见小孩儿蟒袍玉带倒像是帝王家的皇孙。

“白大人,我说兰才人的小皇子咧!”那小孩儿脸上绽着笑,手里把个碗颠来颠去翻着玩。

“小皇子!?”白千雪心内一阵狐疑,细细冥想,那兰才人小产之事宫里讳莫如深,眼看着眼前这小公子一身皇族打扮,他难道是,才人腹中被打掉的皇子!

白千雪这么想着,一阵寒意顺着脊梁骨嗖嗖的往上冒着,他也不知自己是否身在梦中,只觉得浑身上下可以活动起来,他起身迈着方步,反剪着手,对着眼前的小皇子上下打量:小皇子长得甚是清秀,那眉眼里透出的灵气像极了他的母亲,而那性子倒不像父亲般沉郁,可以说,如果这孩子得以出世,且是悉心*,若说他以后定然当得一个贤良明君,也是未尝不可的。只是这孩子的命……

白千雪想到这里,心里忽然一紧,倒是感怀良多,只是有些事情,也只的随他而去。目下,他必须把这案情调查的水落石出,才不至于辜负太子对他的一片友谊。

白千雪这样想着,低低向着小皇子俯首道:“小皇子殿下,您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小皇子听了,微微一笑,勾手示意白千雪附耳,白千雪领会,上前恭听,那小皇子窸窸窣窣把那母亲被害原委一字不漏和盘托出,末了,微微向着白大人拱手道:“母妃之事,万望大人明察秋毫!皇子在这里谢过大人了!”说罢,化作一缕青烟飘散。

白千雪兀自发愣,恍如做了个梦,但那梦清晰如在目前,却又不像是假的,他的心里有些疑虑,回想梦中所见所闻,倒是急于想证实真伪。忙忙的唤来大理寺少卿,分派下去,逐层把兰才人案的证据悉数搜集齐备。少卿领了命,不刻,呈上一粗陶碗,白千雪询问此物何地所得,少卿答是仵作在红夫人蝶苑边的杂物房里所获。

白千雪疑虑愈加深了,他细细摩挲着这只碗:这不过是只在普通不过的黑陶碗,并无新奇特别之处,红妃锦衣玉食之人,宫中珠宝何止千万,为何如此珍藏一只陶碗,时时让人难猜。白千雪拿起碗轻轻嗅了嗅碗中,似乎有一缕淡淡的药草香味慢慢飘散。

白千雪素知这种黑陶碗很容易沾上所盛食物的气味,即使过了三天还是可辨。现在,兰才人离开冷宫不过一日,而那三天,正是兰才人流产小憩的三天。

白千雪想到这里,也不觉为兰才人叹息:这才人娘娘真是命途多舛,才失去爱子却又落入冷宫,虽则现在太子想法匡救,但是内心几多愁苦,又有谁知。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蓄谋已久的婚姻九鼎玄尊绝世药奴致命热恋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王令的日常生活重生年代:炮灰长姐带妹逆袭晋安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