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六十九章 所谓服侍(1/2)

漆黑的夜,很是漫长。

偌大的寝室,华丽的红木床上,淡紫色的床幔在晚风中飘拂。

橘色的烛光淡淡照着女子秀丽的脸庞,女子看上去柔弱不堪,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漂亮的眼睛低眉顺目,透出一丝哀愁。

“过来!服侍我!”男人的声音霸道中带着丝丝暧昧,熟悉的呼之欲出。

兰凝霜脚下的步子变得犹疑,她应该是欢喜的,日思夜想的郎君就在眼前,恨不得将整个身儿齐齐献上,但是,真的唤她,她却有些忧愁!

那个人还是那个人!只是他的灵魂却是别人!

“你是哑巴吗?”霸道的男人猛然起身,一双大手紧紧捏着兰凝霜小巧的脸。

那双眼睛目光如炬,却隐藏着极深的秘密,眸子渐渐喷着火,语气却带着一丝慵懒:“脱掉!”

冰冷的身体渐渐滑入同样冰冷的锦被,他微微地弯着腰,托起她的脸,黯淡的烛火下,星一般的眸子散发着缕缕幽怨。

“快点!”

不耐烦的催促着,他的语气冰冷而无情。

纤细却略带薄茧的手指滑过她光滑的肌肤,到达她纤细柔软的肩膀,略一用力,兰凝霜便听到骨头挤压的脆响。疼痛,宛如蛇般咬上了她,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得不抬起头迎上他冷酷冰凉的目光。

这是她朝思暮想的人!却又如此遥远,他的灵魂飘到了她所不能到达的地方,在她眼前的男人,陌生的就像是陌生人!

烛光朦胧,缓缓铺满了华贵的地毯。有些跌碎的光斑,在她的眼中闪动,宛如碎裂的虹。他的目光慢慢梭巡着,滑到她细嫩的颈间,这脖颈光滑如瓷,在昏黄的烛影中淡淡生辉。

他忽然觉得身上某个地方有些不明所以的发紧,喉间涩涩,手指向着女子身上缓缓伸了过来。

烛影摇红,宝帐低垂。

女子娇小的身子像一只小兽般紧紧贴着他。闭了眼,她体味到久违的来自他身上霸道的气息;闭了眼,他体味到似曾相识的来自她身上淡淡的幽香。

他们就这样抱着,不说一语,似乎相识很久,却又无从记得。

胸口的疼痛渐渐散去,兰凝霜终于沉沉睡去。这是她自从亡国后睡得最安心的一觉。黑啸天起身,缓缓地望了一眼床里睡意正沉的女子。女子敛着眉,似有无限忧思郁结,轻轻地,他的手留恋的从她脸上掠过。触到了那枝妖娆的兰花,忽然他的手一缩,眸子渐渐黯淡下来。缓缓地他捡起地上的袍子,穿戴整齐。此时窗外,鱼肚发白。

“你的脸怎么……”一个清雪的午后,黑啸天拉着兰凝霜的手,还是说了出来。

“这是个故事,想听么?”兰凝霜的语气淡淡的。

“如果你愿意!”男人的手轻轻摩挲着她的黑发,眼里流露出无限爱怜。那些暗夜的暴戾似乎在白天烟消云散。

她不语,闭了眼,轻轻地把身子向他怀里靠了靠,男人的大手迅速拢了上来。浓烈的气息缓缓包裹着她,正如他们初遇时的情景。

她希望永远在他怀里不要醒来,永远!只可惜,这世上,永远的事都是奢望!

杂沓的脚步声惊碎二人的迷梦。一道锐利的目光正从前面劈射过来。

“大当家的,好兴致啊!”一阵冷笑击碎了二人的缠绵。

兰凝霜目光一扫,不觉脸儿微红,面前站这得竟然是冷千山!

这男人什么时候做了夫君的属下?

还没等兰凝霜反应过来,黑啸天手一揽,把个兰凝霜直直拉向身后,冷眸里射出两道凉薄的余光,看也不看面前的男子,冷冷道:“你这么急找我,不会是想来奚落我的好事吧!”

“哼哼!”冷千山一阵冷笑,惊得兰凝霜汗毛倒竖。

“大当家的几日不见,记忆可是越来越好了!”冷千山的话明明带着讽刺。

“有话快说,少绕弯子!”黑啸天摸了摸鼻子,有些发窘。

“哎呦,夫人也在啊!”冷千山像是才刚发现兰凝霜似得,向着兰凝霜抱了抱拳,窘的兰凝霜小脸通红。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蓄谋已久的婚姻九鼎玄尊绝世药奴致命热恋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王令的日常生活重生年代:炮灰长姐带妹逆袭晋安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