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七十九章 一场闹剧(1/2)

第七十九章一场闹剧

道士缓缓走到青夫人面前,低了首,缓缓道:“瞎,果然有狐妖作祟!等老道一举把她拿下!”

青夫人会意,故意伸长脖子,四处张望:“道长,现今那妖狐身在何处?”忙忙的,一双眼睛落在了兰凝霜身上。

“待贫道施法,驱除兰姨太身上的狐妖!”道士一把接过桃木剑,向着兰凝霜走去。

兰凝霜心里陡得一沉:青夫人这是要致她死地,都说狐崇最怕那桃木剑,况且那坠子不带在身上!虽则她本是仙魂久居在狐身,这狐狸身子可不是金刚不坏之身,倒是有血有肉的,且那桃木剑上一阵阵腥味传来,刺人口鼻,明显着有备而来。

“道长,请速速施法,破除邪咒,让那狐媚子现出原形!”青夫人一张脸上满是阴骘,眼里露出一丝得意。

兰凝霜只觉着不妙,无奈身子被牢牢绑缚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一旁的彩云看的干着急,正要开口,却被三姨太一把拉着,瞪着眼道:“小蹄子,你是要去搬救兵么?”彩云有苦说不出,偏在这节骨眼上,大老爷云沧海又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兰凝霜心里明白得很,今天这出戏,摆明了是三姨太陷害她:一定是她说动了大太太,想着法儿报那日在大太太面前吃亏的仇。

兰凝霜眼底露出一丝惊恐,睁大眼睛,细细看去,只见那道士手里摇铃,半目微合,一手在胸前画着符印。在道士后方,支起了一面八卦,那三姨太不知什么时候闭了眼坐在八卦中。

“三姨太我和你无冤无仇,何苦这么害我?”兰凝霜见三姨太不为所动急得大叫。

三姨太稳稳坐着,半晌才睁开眼睛,像是入了局般,缓缓道:“道长,开始吧!”

那胖道士得了敕令,把那铃铛摇的脆响,啪地一声往祭台上一扣,接过身边童子递过的碗,含了一口水,向着宝剑噗噗的喷洒开去。

那血水被那白水一浇,一滴滴从剑尖上滑落下来,在道士周围化出一滩血水。

一转眼的,一位童子捧着一摞黄符走了出来。道士木剑一刺,插着无数黄符,在兰凝霜面前挥舞,嘴里喃喃有词:“拜天地神明日月之光澹前使者传言童奏史功曹拜请天监灵通遣得强兵降临手持生刀宝剑身骑白马奔驰舞动金鞭黑旗打起诸神庙开枷脱锁救良民急急如律令……”

嘴里念得紧,手中也不闲着,满满的接过童子递上的一炉子香灰,轻轻放在祭台正中,把那火折子点着,引燃了祭台上的蜡烛。那黄符迅速在火上焚化,把那炉子在兰凝霜面前晃来晃去,骤然喝道:

“困厄凶煞,灰飞烟灭!”

迅速的,一炉子香灰像天女散花般全扑到兰凝霜身上。

“哎……”兰凝霜惨叫着,满头满脸全是香灰,整个人像是灰堆里爬出来的。

“鬼狐妖魔,立显原形!”

道士大喝一声,接过童子递来的一大碗血糊糊的东西,向着兰凝霜泼去。

黑夜之中,弥漫着鸡血的腥味。那些姨太太厌恶的捂着脸,一双眼睛却紧紧盯着兰姨娘,看她有没有现出原形。

兰凝霜此刻头上脸上身上全是灰不灰,红不红,黏糊糊的东西,那些香灰混着鸡血附着在头发身上,散发出怪异难闻的气味。

刚想喘口气,一盆冷水兜头浇的透心凉。

就这么着,也不管兰凝霜如何解释,彩云如何哭诉,三姨太是铁了心要把兰凝霜这只狐狸精给逼出来,却不知道,她如今一番作为,却惹得一个人大大的不快。

大太太毕竟是云家的主母,三太太和她商量驱鬼的事,本就有些不情愿,想到云家盗匪发迹,云老爷本是莽夫,一般鬼神之事,并不怎么相信,偏是三姨太一张嘴说的神乎其神:什么白光,什么法术,生生把那兰凝霜描画成狐妖了。

大太太心里便有些不快,她平素最恨那些说闲话的姨太太。可那三太太不依不挠纠缠着,大太太没法,也只得答应作法驱妖。

却没想……

大太太的嘴角勾起一抹幸灾乐祸的微笑:虽则,兰凝霜现在的模样委实令人不敢正眼瞧见。但是所谓苦肉之计,还是很好的回击了三太太的计谋。

只见她满头满脸满衣裳全是鸡血,那些水儿一滴滴从她袖管里往外滴了下来。

狐妖呢,却再也没出现,或者压根儿就是没有!

这一下,反倒弄得三姨太狼狈起来:“太太,妾身明明看到八姨太房间里有古怪……”三太太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大太太脸皮儿一沉,一丝不悦浮现在脸上:平素的,大太太持家,最恨那些喜欢打探别院隐私的人儿,偏偏的,身子不好交给了三太太,没料到,她不但没有起到表率作用,反而自己违反了内院的规矩。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蓄谋已久的婚姻九鼎玄尊绝世药奴致命热恋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王令的日常生活重生年代:炮灰长姐带妹逆袭晋安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