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八十九章 最终赢家(1/2)

五姨太自从在大太太面前奚落了七姨太,一把剪刀扯断了她的珍珠链子,兰凝霜对她的表现很是满意,赏了许多精美小玩意儿,五姨太也由着这件事在宅子里名气大增,生生把七姨太压制的一丝风儿不透。

这场战役目前来看,倒是大房取得了胜利。

这令三房心里很是不甘,七姨太却是最倒霉的,不仅珍珠链子断了,且在大太太面前出了丑,本就在宅子里丫鬟仆妇背后指指戳戳的,如今更加一味的明目张胆起来,七姨太也是女人,是女人就在乎这些婆婆妈妈之事,闲话却是能压死人的,她本就有些自卑,在这大宅子如无根浮萍般飘荡,且是三番四次受了五姨太奚落,心里郁积成病,没过几日,却已然病逝为重,虽是老爷念在夫妻一场,也觉可怜,金石汤药好生调养,却是只见那七姨太脸色一天天灰暗下去,到最后汤水不近,整个人憔悴犹如油灯枯尽,只有一天天挨着日子的份儿。

这病就这么拖着,老爷为了让其住的舒心,且是大费周章雇了船下了江南,却不巧,遇着梅雨时节。

江南的梅雨湿滑晦涩,百物极易霉烂。虽是江南置下的物业,却是年久失修,现在匆忙整修,却难免差强人意:带去的衣物连日没有日头照拂,都起了霉点,且是手底下小丫鬟疏懒,虽则乌梅一根鞭子不离手,整日驱策着这帮小蹄子翻晒,却有疏漏,梅雨季却是很长,从五月缠缠绵绵拖延到七月中旬,才渐次离开,这么长的时日,由于一些原因,保管不善,人员疏忽,七姨太带去的大半物件发霉长毛,且是无力再置办新的,也只能将就着用那霉味冲天的衣物。

七姨太身子骨本就得病,那发霉的东西又极不干净,两相里,却是互相侵害,那病愈加重了起来,梅雨季节还没过去,就听到了不好的消息。

兰凝霜得知七姨太去了,也是最近的事,且是最近宅子里事体太多,也是很难说清:三姨太自从失了七姨太这枚棋子,整日里失魂落魄的,也不大管着家业,虽则,她本意却是想拉拢老六,却谁知道,又被八姨太捷足先登,老六现在一条心全扑在七姨太身上,而青夫人身边却是再也找不到一个知心的人。

三姨太虽则还管着院子,权力却是丁点没有,完全被大太太架空了,成了一个空头司令。

这其实对于兰凝霜来说却是大大的有利。现在,大太太对她极其信任,把院子里钥匙托她保管,现在,她可以堂而皇之不受拘束的进入任何地方,包括那个最最隐秘的池子。

这么想着,趁着夜色,兰凝霜再次带着彩云去了那个池子。今夜,却是半点星光皆无,且是月亮也隐藏的很好。

兰凝霜只觉脚下细草刮蹭着鞋底,有些微痒,却不便声张,只是咬紧嘴唇,隐忍着,把裙子微微折起,脚下步履细碎,轻轻取下锁配,往袖子里一塞,轻轻地,推开门,留着一丝缝儿,闭上眼睛,念动仙诀,化作一缕风轻轻飘坠进去。

双脚刚落在池子边芳草地上,湖面上那青蓝色的光像是已然感应到她的到来,一阵阵闪烁不停,这次,她把声音压得很低,屏住呼吸,轻轻念动着仙诀。

池水一圈圈荡漾开来,涟漪中心,慢慢卷起一团小小的漩涡,一道青蓝色的微光慢慢的从池底一寸寸透了上来,宛如飘动的水草般。

慢慢的,那光芒渐次明亮起来,一颗小小的兰花坠子,带着水汽慢慢的升上空中,兰凝霜睁开眼睛,轻轻伸出手,那坠子像是一只顺从的蜻蜓般停在了兰凝霜手中。

兰凝霜轻轻覆上,见那坠子,不知什么时候,复又恢复了那青兰的色泽,丝毫不见一点血色污秽,心里想着:许是这池水倒有这净化功效!

正如此思量着,只见那池水咕嘟嘟冒出水泡,黑夜之中,渐渐地有道蓝光从池子里闪烁出来。

兰凝霜心下犹疑莫非这湖里有什么古怪,抬眼望去:却见那蓝光之中出来一位长着龙角的老者。

“池水龙王!”兰凝霜呐呐道。

那龙王绿眼碧髯,长着一对珊瑚色龙角,拄着龙头拐杖,相貌却很是和蔼,见到兰凝霜纳头便拜道:“小神参见墨兰仙子!”

兰凝霜见龙王在此,必有事由,遂开口道:“龙王无需多礼,我且问你,你在此,所为何事?”

龙王道:“小神是来接引娘娘与丈夫女儿团聚的!”

兰凝霜一听,忽然想起第一次来到这个池子边,回屋子躺下,连续几日做着同样的梦魇:郎君在耳边夜夜呼唤,似乎那孩子也和郎君在一起。

冥冥之中,似有天助!兰凝霜这么一想,却见龙王挥动龙杖,空中出现一团祥云,只见那祥云里映出两个人影,却是黑啸天和孩子,那孩子已然长大了不少,坐在父亲身边,而那地方,却是晶莹剔透,像是在水中一般。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蓄谋已久的婚姻九鼎玄尊绝世药奴致命热恋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王令的日常生活重生年代:炮灰长姐带妹逆袭晋安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