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九十一章 生之情殇(1/2)

第九十一章 生之情殇

兰凝霜的心里只觉得一根细细的弦被轻轻一扯,忽然的,崩坏了。

她的心底泛起一股酸涩,想要回头,却被黑啸天一把拉着。

“莫回头,我想他们也不愿我们看到他们最后的模样!”黑啸天只觉得自己的声音抖得厉害。

透过黑啸天的眼神,她发现这个男人肩头耸动的厉害,像是在压抑巨大的悲伤。他的牙冠紧咬,眉间的川字纹,愈加深刻起来。

兰凝霜的心这一刻被深深激荡,看着怀中熟睡的女儿,那茫茫天地间,那里才是他们的归宿!

春夜慢慢逝去,天空却不祥的飘起落雪。

春雪,狠似刀,片片雪花,侵入单薄的春衫,他们两人不得不锁紧脖子,依偎着,像两只凄苦的麋鹿,在这漫漫人世跋涉,逃避,逃避,身后,那脚步声愈加激烈起来。

万丈悬崖,跳下去便是粉身碎骨,若要活命,必须得抗争下去。

兰凝霜对着这风翩翩的眼睛,毫不畏惧,她的心此刻静如止水,这么多年的争斗,已使得那个千疮百孔的心慢慢复原了,她什么都拥有了,也不再怕了。

她的目光无畏的迎上风翩翩的目光,对峙着。风翩翩忽然觉得眼前的女子如此陌生。这么多年,她风仙从不知害怕是何物,从来只有她杀别人,还没有哪个人可以如此凌厉的正面直视她的目光。看来,兰凝霜倒是真的变强了。

风翩翩嘴角挑出一丝哂笑,缓缓道:“多年不见,你到越来越厉害起来!”

兰凝霜柳眉轻摇,微微一笑:“过奖!还不是被你逼的!”

“是么,看来我倒是功臣了!”风翩翩嘴角向下一扯,脸上掠过一丝阴翳。

她没想到,兰凝霜对答的如此犀利,却原来看似最柔弱的反倒是最坚韧的,她却不懂得岁月的流转,最柔软的水可以把顽石滴穿。

看来,倒是她风仙低估她了!风翩翩轻轻一笑,婉转道:“既如此,咱们的帐却也拖得忒久,就此来个了结吧!就我们俩!”

她的目光斜刺了一样边上的南华,南华吓得缩在一边。

兰凝霜的眼光微微掠过南华:他还是老样子!这么儒雅,也这么可悲!不知为何,她的心里在没有爱,只有深深的怜悯!

一个贵为天界帝君的男人,唯唯诺诺了一辈子,也算奇葩了!他在兰凝霜生命中已然雁过无痕。

她的嘴里渐渐念动仙诀,那枚坠子散发出柔和的青光。

一把长剑握在手里,却把风翩翩震惊:不可能啊,不是被封印的独孤剑什么时候又开启了!难道,她的法力已然恢复了!

她的目光落在兰凝霜那双绿眼睛上,那双眼睛深的就像两潭碧水,眉心隐隐的似有什么金光闪烁。

风翩翩第一次感到了情况不妙。天地之间,无数青色的气流往返穿梭,淡淡的兰香在空气中弥散,兰凝霜被青色的云团渐渐笼罩,慢慢旋转。

那青色的气流夹杂着丝丝金光慢慢把她罩拢,宛如一只巨大的茧裹住了整个身子,天地之间,源源不断的气流向她奔突而来,她的身子渐渐舒展,手臂慢慢张开,终于,撑破了那只茧子。

千万片流光剥落,一个玉人挺立天地之间!

第一次,风翩翩看到如此完美的女子,那双眸子,宛如水晶纯粹,如同是鸿蒙未初第一缕稚子之光,三千青丝飘拂腰际,眉心一朵血色幽兰。皮肤莹润,玉般通透,柳眉淡扫,水眸空灵,细长睫毛自然垂落,樱唇不点,天然而赤,柳腰盈盈一握。

天青色云纹轻纱层层叠叠在身上缭绕,云袖舒展,芊芊玉指拈一支素净幽兰。脚下踏一朵七彩祥云,那支宝剑却不见踪影,却原来化作一朵兰花缠绕指尖。

到底,她还是不善用剑!风翩翩冷笑着,眼前的兰凝霜不过换身衣服,又有何惧,还是这么娇滴滴一个人,永远也不是她的对手!

这么想着,心里也越发看轻了,舞着剑,也不讲什么客套礼数,向着兰凝霜直直刺来。

兰凝霜却是动也不动,轻轻举起那朵兰花,慢慢的伸向宝剑刺来的方向。

那朵花轻扣在宝剑之上,宛如石子磕破了玻璃,叱令令,花朵轻轻略过宝剑,犹如羽毛拂过水面,如此轻柔,让人感觉不到有任何杀气,两个女子的手同时伸出,风仙的剑此刻牢牢钉在兰凝霜心脏的部位,而兰仙的话轻轻落在风翩翩的胸前。

一朵嫣红宛如血色牡丹泅染开来,瞬间在风仙身上打开了一个口子,风仙的嘴角挂着一丝微笑,那宝剑的剑尖深深刺入她的胸膛,她仍挺立着,那微笑淡淡的,她的手中那朵花猝然跌落。

最后的最后,到底还是她赢了!风仙只觉得这胜利来得太晚,原来兜兜转转,老天还是厚待她的!她转身,迅速抽出宝剑,那宝剑上一滴滴血珠子般坠落,散发着阵阵热气。

“霜儿!“黑啸天再也抑制不住,奔上前去,一把把那女人搂在怀里,女人的脸上惨白的微笑淡淡浮着,像是永不消退般,忽然的,她伸出一指,向着风仙离去的方向一指,嘴角扯起一抹恬淡:“不到最后,胜负还未分明!”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蓄谋已久的婚姻九鼎玄尊绝世药奴致命热恋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王令的日常生活重生年代:炮灰长姐带妹逆袭晋安大帝